地缘政治的重大失策:两次错误的决策如何葬送两宋

虽然当前与美国存在激烈对抗,但是尽量不要向那些未知、不可控的势力寻求帮助,联手对抗美国,因为美国对中国,终究还是已知、可控的敌人,而且随着多番交手,中国已经对交手越来越有信心了,此时千万不要犯宋徽宗、宋理宗和小布什的失误,把“未知的”、“不可控的”老虎给放出笼子。因为一旦老虎出笼,就装不回去了。那时候,它先吃谁、怎么吃、会不会吃了中国,也只有老天才知道了。

【本文为作者王升向察网的投稿】

学过历史或者国学的人,可能听过“假道伐虢”的故事。

地缘政治的重大失策:两次错误的决策如何葬送两宋

地图上可以看出,要快速灭掉虢国,必须经过虞国,否则就要绕道中条山,时间长、速度慢,而且风险大。

故事很简单,晋国大臣荀息向晋献公建议用屈地的马和垂棘的璧玉向虞国借道灭掉虢国,晋献公有点心疼,荀息劝他“向虞国借到了路,那些东西就像放在宫外库房一样(暗示只要借道灭了虢国,随时都可以反手灭了虞国把这些东西拿回来)”,晋献公又说:“虞国有宫之奇啊!”(宫之奇,虞国辛宫里,即今山西省平陆县人,春秋时期着名政治家)荀息说:“宫之奇为人懦弱而不敢强谏,而且和虞国国君一块长大,虞国国君对他只是亲昵(暗示信任不多),就算劝谏,虞国国君也不会听的”。

荀息游说虞国,请求用用那些条件向虞国借道,进攻虢国。虞国国君对这些条件非常动心,准备同意,虞国大臣宫之奇劝谏,虞国国君听不进去,后来晋国灭了虢国,果然反手就灭了虞国。

短视的虞国国君,为了一点眼前的蝇头小利,犯下了不可饶恕的过错,然而,他不是第一个,也肯定不是最后一个,实际上,后来两宋接连犯下了和他一样的错误,而且,相比于虞国国君,两宋的错误更不可原谅。

对比元末、明末、清末严重的经济、政治危机,两宋灭亡前,并没有严重的经济政治危机,至少没有元、明、清后期那种政治经济上全局性的败坏,两宋主要是因为在地缘政治上犯下了严重的错误,才最终葬送了自己。

两宋虽早已远去,但是它所留下的历史教训,对于今天的地缘政治研究者,仍旧是相当深刻的。

一.第一次重大失策:“海上之盟”

早在石敬瑭向辽太宗耶律德光割地输款后,幽云十六州(又名燕云十六州)就沦陷于辽国,北宋建立后,一直对此耿耿于怀。一方面,是中原王朝的脸面,一方面,也是因为幽云十六州(今河北、山西北部以及北京、天津部分地区)确实是中原的北方屏障:如果不能控制幽云十六州,整个河北大平原无险可守,河东也仅剩雁门关一处,中原王朝会长期处于北方王朝的战略重压之下。

地缘政治的重大失策:两次错误的决策如何葬送两宋

幽云十六州(又叫燕云十六州)是中原的屏障,失去这里,对中原造成了严重的地缘危机

为了北方国防安全,北宋曾在太平兴国年间和雍熙年间两次北伐,却都遭到惨败,无奈,北宋只好强行将黄河改道,试图把黄河变成北方的国防屏障。

北宋年间,黄河改道向北,从今天的雄安新区等地流过,在今天津地区入海,但这就导致北方的辽国可以轻易越过黄河南侵中原,为了北方国防,北宋强行将黄河改回故道,但是由于黄河故道泥沙常年沉积,到北宋初年已经近于淤塞,强行改回故道的后果,就是水势狂奔无泄,于是每次改回故道,都要导致一次大绝口,最终,原本富庶的河北地区变得赤地千里、寸草不生,而北宋朝廷也因为改道花费和后续决口赈灾,白白花费大量财力。

地缘政治的重大失策:两次错误的决策如何葬送两宋

北宋时代,黄河改道向北(图中虚线北边一支),之后又在大名府(今河北大名)决口,在北流之外还行成一支东流(图中虚线东边一支,这东支在11世纪末断流),而北宋希望恢复故道,可是故道在经过千年流淌后因为泥沙淤积已经淤塞。

到北宋后期,朝廷最终认命:黄河改回故道不能实现。

于是,北宋国家战略又转为“收复幽云”。

然而,由于澶渊之盟后,榷场贸易发达,北宋和辽国之间逐渐形成了强大的经济联系,再行战端对双方利益都是很大损害,再者,宋朝的军事实力不足,总是难以收复幽云十六州,何况幽云十六州的价值辽国早有了解——幽云十六州也是辽国的南面屏障,一旦失去控制,北面的辽国上京(内蒙古自治区巴林左旗林东镇南)和中京(今内蒙古赤峰市宁城县天义镇)就会遭到威胁,所以这里一直也是辽国重点经营的国防重镇,宋朝以自己的力量收复幽云十六州非常困难。

于是乎,宋朝开始将注意力投向外面。

天祚帝年间(1101年―1125年),辽国对东北的女真族压榨越来越重,遭到了女真族的仇恨,辽天庆四年(北宋政和四年,公元1114年),完颜阿骨打击败辽军,于第二年称帝,建国号为“大金”,史称“金朝”,拉开了金辽战争的序幕

地缘政治的重大失策:两次错误的决策如何葬送两宋

金收国二年(公元1116年),金军攻破辽国东京(今辽宁沈阳)大片地区,获得了海岸线,具备了和北宋海上联系的条件。

南边的北宋,看到了金朝的胜利,又开始思索借着辽国新败、夺取幽云十六州的计划,于北宋重合元年(1118年)从海路派人前往金国,商讨出兵辽国的计划。

至北宋宣和二年(公元1120年)金国进攻辽国上京临潢府前,双方联系更加频繁,商议结果,金国夺取上京临潢府(内蒙古自治区巴林左旗林东镇南)、辽中京大定府(今内蒙古赤峰市宁城县天义镇),宋取辽南京析津府(今北京)和西京大同府(今山西大同),一旦灭辽达成,宋就将原本给辽的“岁币”转交金国,金国则同意归还燕云十六州。

然而,当时不是没有人反对“海上之盟”

太宰郑居中态度坚定且头头是道,他说:“澶渊之盟至今百余年,兵不识刃,农不加役,虽汉唐的和亲之策,也不如我朝的安边之策。如今四方无虞,却要冒然毁约,恐招致天怒人怨。且用兵之道,胜负难料。若胜,国库必乏,人民必困;若败,遗害不知凡几。以太宗之神勇,收复燕云,两战(指北宋初年太平兴国、雍熙年间两次北伐)皆败,今日何可轻开战端!”

地缘政治的重大失策:两次错误的决策如何葬送两宋

太宰郑居中(1059年—1123年),他反对灭辽主要是考虑北宋的国力

枢密院执政邓洵武也认为,北宋应该扶弱抑强,与强金接壤,难道好于与弱辽为邻?

地缘政治的重大失策:两次错误的决策如何葬送两宋

枢密院执政邓洵武(1057年-1121年),他反对灭辽是因为灭辽等于“自撤藩篱”

就在海上之盟还在讨论期间,高丽显宗王询也致书宋徽宗建议:“辽为兄弟之邦,存之可安边;金为虎狼之国,不可交也”

反对者主要认为,在地理上辽国是宋朝的屏障,一旦灭了辽国等于自撤藩篱,同时也难保战争胜利。

但是宋徽宗架不住童贯等人游说,最终同意了“海上之盟”,却导致了严重的后果。

地缘政治的重大失策:两次错误的决策如何葬送两宋

作为一个典型的政客,童贯所考虑的,不过是自己的利益

辽国被灭后,宋朝北境直接和金国接壤,而金国显然在灭辽战争中看出了宋朝外强内虚的本质,经过1年多准备,金国开始攻击宋朝,而宋朝果然不能对抗,很快灭亡。

其实,宋朝决定“海上之盟”时,就种下了自己失败的种子。

一来,辽国的存在可以作为金国和北宋之间的缓冲区,防止北宋直接被金国攻击,同时由于辽国在经济上和北宋存在很大的互补,辽国的存在可以帮助北宋的发展,对北宋而言,最好的策略,应该是在辽金之间搞平衡,拉一个打一个,防止一方压垮另一方。

但是宋徽宗显然没有这个政治智慧,童贯更是一个好大喜功的政客,两人为了自己的名声和利益,把国家拉上了不归路。

地缘政治的重大失策:两次错误的决策如何葬送两宋

金国灭了辽,转头就灭北宋

北宋灭亡后,赵宋皇室南迁,建立了南宋,不过,南宋显然也没吸取北宋的教训。

二.第二次重大失策:“联蒙灭金”

英国历史学家阿诺德·汤阴比说过:“人类唯一从历史中学到的教训,就是人们不能从历史中学到任何教训”。

正所谓“前车虽覆,后车不鉴”,北宋愚蠢地联合外人剪除了自己的屏障,导致自己很快就被亡国,南宋也犯下了同样的错,只是,这次更加不可原谅。

公元1211年,金军在野狐岭战役中遭到毁灭性打击,2年后卫绍王被弑杀,金宣宗继位,1215年金国都城中都(今北京)陷落,金宣宗南迁汴京(今河南开封),对南宋发动战争,企图用南边的土地补充北边的损失,但是不仅没占领土地,还因此陷入两线作战的困境,1224年金宣宗病死、金哀宗继位,不久,金哀宗宣布单方面对宋停战,同时缓和和西夏的关系。

地缘政治的重大失策:两次错误的决策如何葬送两宋

金宣宗南迁前,金国还能控制河北和山东,南迁后,这里就全都丢失了

此时对于南宋而言,面临一个重大的抉择:北方的蒙古压得金国没有喘息的机会,这时候可以趁着金国国力下降,联合蒙古收复失地;而金国为了存续,必须缓和和自己的关系,一同对抗蒙古。而南宋成为一个举足轻重的砝码,放在哪边,哪边就会占据优势。是联合蒙古攻打金国收复失地,还是联合金国抵挡蒙古保住南宋自己,南宋站在一个岔路口

从感情上,南宋对金国有着刻骨的仇恨——不论是金国在南宋初年的南侵和后来的海陵王南侵,还是南宋初年的岳飞北伐以及后来的隆兴、开禧北伐,双方之间发生过多次战争,仇怨很深。不仅如此,金国在“靖康之耻”中掳走徽钦二帝和北宋皇室一众人等,给南宋军民留下了严重的精神伤害,且南宋曾长年向金国称臣纳贡,给南宋心理上也造成了巨大的屈辱感:毕竟,在南宋看来,自己才是“中华正统”,为什么非得向自己心里的“蛮夷”俯首称臣?

在这种屈辱、仇恨和轻蔑心理作用下,南宋极度敌视金国,希望有朝一日能报一箭之仇。

最终,南宋统治阶级为了报仇,也为了收复河南土地所带来的政治利益,做出了一个非常愚蠢的决定——“联蒙灭金”。

当时统治南宋的宋理宗,是个既没有战略眼光、也没有大局气魄的碌碌无为之辈,而他宠信的史弥远、丁大全、贾似道等官员,是一群溜须拍马、口蜜腹剑的奸佞,除了卖国弄权,他们没有别的可做。

地缘政治的重大失策:两次错误的决策如何葬送两宋

主观上,刚上台的宋理宗并非自甘堕落,但是能力有限、刚愎自用,又加上奸臣当道,很难不犯错

之所以说“联蒙灭金”是个错误,因为:如果金国灭亡,在地缘政治上,南宋将完全暴露在侵略性和军事实力都远强于金国的蒙古帝国面前,届时,就算南宋不想发生战争都不可能了

当然,要和金国和好、联合针对蒙古其实并不容易,因为首先,就像上面说的,南宋和金国有世仇,这种世仇很难通过简单的谈判化解;其次,金宣宗南迁后,金国为了弥补北方的人口、土地损失,开始连年入侵南宋,导致金国和南宋“旧仇”上又叠了“新恨”,让你和一个前脚还在和你打仗的国家后脚就要和好,还要一起针对它的另一个敌手,本身就不是件容易的事。

虽然南宋也看到了蒙金战争中金国在蒙古面前被打得没有还手之力,对于蒙金战争前的蒙古侵略西夏战争,他们应该多少也有些了解,南宋应该清楚,蒙古的目标是吞并金国和西夏,而且他们是有那个实力的。但是南宋仍旧抱有侥幸心理。

然而,等到蒙古真的吞并了金国和西夏后,难道他们会放过南宋一马吗?何况当时南宋显然比西夏和金国要富庶得多,而吞并金国和西夏的蒙古帝国,国力也将远远强于南宋,他们为什么要放南宋一马?

南宋统治者想着报“靖康之耻”以及后面一百年的仇,还有收复河南失地可以给自己带来的声望以及政治利益,却没有想到,当时的金国实际上已经和南宋唇齿相依,金国既灭,南宋也不能独善其身,就像春秋时代的晋国借道虞国灭虢国,真等到虢国被灭,晋国要留虞国干什么?

地缘政治的重大失策:两次错误的决策如何葬送两宋

金宣宗南迁前,金国实力还在,还有从北面威胁南宋的能力

地缘政治的重大失策:两次错误的决策如何葬送两宋

金宣宗南迁后,金国实力大衰,实际上成为南宋的北面屏障,不再有威胁性

虽然,当时并不是完全没人看出这点,如宰相乔行简就认为,虽然南宋和金国之间有世仇,但是现在金国已经成了南宋的外部屏障,如果拆除这个屏障,那么南宋将直接暴露在侵略成性的蒙古铁骑之下。

实际上,在1224年金哀宗继位、和西夏以及南宋停战,就是一个重大机会,此时,南宋应该做的,是和金国、西夏抱团组建一个反对蒙古帝国的联盟,地缘政治上,对于崛起中的国家而言,周边国家组建联盟、抱团对抗是非常痛苦和难以承受的

只要遏制了蒙古帝国的扩张,那么未来怎样,还不是可以徐徐图之?

但是南宋朝廷显然没有那个气魄,他们最终选择了和蒙古联手灭金。

南宋选择和一个侵略性与军事实力都极为强大的外人联合剪除自己的羽翼后,还嫌自己错得不够,他们居然允许蒙古绕道自己的疆土攻击金国。

地缘政治的重大失策:两次错误的决策如何葬送两宋

蒙古正准备给金国最后一击,南宋来了个补刀

结局不出意外,蒙古前脚灭了金国,后脚就开始和南宋发生战争,最终南宋彻底灭亡。

当然,有人会说,金国1234年灭亡,南宋1279年才灭亡,二者之间间隔了四十多年,怎么能说南宋直接因为金国灭亡而覆灭呢?

需要注意的是,蒙古和南宋之间的战争,早在南宋1234年“端平入洛”就开始了,双方之间一直处于互相攻伐的状态,中间有过两段休战,但原因都是蒙古内斗争权,一旦内斗结束,蒙古就会继续入侵。也就是说,南宋在金国灭亡后就一直和蒙古苦苦缠斗,四十多年后才终于被忽必烈灭国。

地缘政治的重大失策:两次错误的决策如何葬送两宋

端平入洛,是南宋最后一次大规模北伐,南宋想趁着金国灭亡、河南处于防守空虚,收复河南地区,结果不仅失败,还引发了蒙古和南宋之间的长期战争

三.两宋两次地缘政治严重失策的历史教训

首先,过去的仇恨,不是现在任性的借口。

北宋和辽国有仇恨,对辽国占领幽云十六州耿耿于怀,但是这个仇恨不是足以支撑北宋联合金国这个外人灭掉辽国的借口,因为辽国既灭,北宋是否能够阻止灭掉辽国的金国觊觎北宋?如果不能,那么一厢情愿地联合金国灭掉辽国就是愚蠢的;

南宋也一样。

南宋和金国有比北宋和辽国更深的仇恨,这也就决定了南宋在涉及金国的问题上,比北宋更难保持理智,但再怎么难以保持理智,也不是南宋在涉及金国问题上任性胡来的借口。

南宋联合蒙古灭了金国,可是对于蒙古而言,南宋是比金国更肥沃、更富庶的土地,没有了金国这个地缘政治上的屏障,蒙古只可能长驱直入南宋,最终南宋被葬送,不说全部,相当一部分责任也是统治集团在“联蒙灭金”问题上的“集体短视”造成的。

其次,已知可控的地缘政治对手,永远好于未知不可控的。

地缘政治上(实际上不仅仅是地缘政治,外交上、军事上、商业上、金融上也都如此),存在一个颠扑不破的定律,那就是已知、可控的状况,永远强于未知、不可控的状况。

对北宋来说,相比于新近崛起的强国金国,交手一百多年的辽国,显然是已知、可控的,灭掉辽国这个已知、可控的对手,就会面对金国这个未知、不可控的敌人,最后北宋在金国的入侵中土崩瓦解,就是对地缘政治缺乏认识的体现。

同样,对南宋而言,金国虽然可以被视为“潜在对手”,但是金国这个“潜在对手”也是已知的、可控的——百多年的交往中,南宋因为早已对金国知根知底,所以金国是“已知的”;而且由于金国被蒙古夺去了大片国土、只能在河南、陕西苟延残喘,这个“潜在对手”显然也是“可控的”——之前金宣宗南侵一无所获,也证明了金国已经基本丧失对南宋的实际威胁,而且金哀宗继位后,宣布单方面和南宋停战,说明金国不论实力还是意愿上,都已经没有了对南宋的威胁。所以说当时的金国是个已知、可控的状况;

可是蒙古就不一样了:——蒙古对南宋而言,不仅军事上不可控,而且政治上也未知:13世纪初如同旋风一样在漠北崛起的蒙古帝国,南宋在之前的交往中一直不多,交往不多,了解也就不多,而且,蒙古帝国能够打得西夏屈膝求和、打得金国放弃中都和河北、河东地区,这个军事实力简直深不可测,而且历史还有一个细节,那就是金宣宗南迁后,南宋曾趁山东红袄军起义的时机,向北占据了金国半自愿半被迫放弃的山东地区,但是蒙古马上就冲上去对红袄军绞杀,丝毫不看南宋的颜面,这一点就可以看出蒙古对于土地的贪欲,蒙古要拿下的是整个金国,谁能保证它拿下金国后,不觊觎南宋?加上蒙古的实力本来就比金国强得多,他们也的确有能力入侵南宋,这种不论意愿上还是实力上都对南宋构成威胁的地缘政治力量,就是典型的“未知、不可控状况”,对南宋而言,蒙古帝国实际上是南宋地缘政治上的重大威胁。

12世纪时的辽国和金国,对北宋而言,前者是“已知、可控的”、后者是“未知、不可控的”,所以,前者才是应该保证存在的对象,而后者是需要打压的对象;

同样,13世纪时的金国和蒙古,对南宋而言,前者是“已知、可控的”、后者是“未知、不可控的”,所以,前者才是应该保证存在的对象,而后者是需要打压的对象。

再举个国外的栗子。

为什么2003年打伊拉克对于美国来说是个昏招?因为伊拉克再邪恶、萨达姆再疯狂,他也是一个“已知、可控的对手”,把他打倒了,就会破坏由他主导并稳定下来的中东地缘政治局面,没有了萨达姆制衡,伊朗崛起了;也是因为没有萨达姆的压制,伊斯兰恐怖主义坐大了,美国消灭了萨达姆这个“已知”、“可控”的对手,却放出了伊朗和伊斯兰恐怖主义两个“未知且不可控”的对手,最后美国只能在中东这个泥潭中越陷越深,而把有限的国家力量投放在国家力所不及的地方,不仅直接分散美国注意力,造成了潜在对手的崛起,还间接造成了对欧盟和亚太盟国的控制力减弱,结果进一步放出了诸多“未知”、“不可控”的对手。

地缘政治的重大失策:两次错误的决策如何葬送两宋

最后,地缘政治的终极目标,是通过均势政治避免战争,以获得长足发展。

地缘政治的目标是避免战争,为什么战争必须避免呢?

因为,现代战争,其对于国民经济、国家实力的吞噬是非常恐怖的,以伊拉克战争为例,美国在伊拉克的十几年间,前后直接花费就超过7000亿美元、间接花费更是超过4万亿美元,而2018年美国的财政收入也仅仅是6.5万亿美元,就算平摊到十几年时间,这个花费也是极为惊人的,去年美国的军费总支出也才7000多亿,这种恐怖的花费,势必严重拖累国民经济。

同样的,北宋“海上之盟”和南宋“联蒙灭金”,主观上是为了收复失地,但是一旦战争开始,谁也说不清会发生什么,就像北宋不知道“海上之盟”会导致金军入中原,南宋也不知道“联蒙灭金”会导致蒙古入侵南宋。事实证明,战争从来不会带来政权的稳固,它只会毁坏一个政权。

一旦战争开启,那么何时停战、极限在哪,就不是能以个人意志为转移了,大家都希望速战速决,但是谁又能保证即将进行的战争变成一块不断溃烂流血的坏疽?日本入侵中国前,叫嚣“三个月灭亡中国”,可是结果却是把自己耗死了,就算是强大如美国,打个伊拉克尚且陷在伊拉克这个烂泥潭十几年,战争对于国民经济是严重的拖累,更可怕的是,你不知道这个拖累什么时候结束

正是因为如此,战争才是必须避免的事情。

假如北宋采取更为聪明的策略,它可以同时押宝,让金辽长期缠斗,等双方都放光了血,再坐收渔利;同样,南宋也可以支持金国,让蒙古金国长期缠斗,然后坐享其成。

最后回到主题。

研究历史,真正的目的是从历史中学到有价值的经验,对今天给予指导。

就以两宋失败而言,对当今中国的最大警示,就是尽量不要冒险与未知、不可控的对手联合、合作,来对抗已知、可控的对手,这在“一带一路”建设中尤为重要。

因为,一带一路建设中,后面几乎一定会遇到两个互相对抗的合作者的情况,这个时候,对中国而言,选择谁呢?答案是,选择可控的、已知的对手,同时尽量避免和未知的、不可控的对手闹僵。

另外,在中国的外交中,尤其是未来出现地缘政治变动的时刻,中国一定要警醒:尽量与已知、可控的对手合作,把局面限制在已知、可控的范围内,同时通过均势外交,避免战争,才是一个国家最明智的决定。

虽然当前与美国存在激烈对抗,但是尽量不要向那些未知、不可控的势力寻求帮助,联手对抗美国,因为美国对中国,终究还是已知、可控的敌人,而且随着多番交手,中国已经对交手越来越有信心了,此时千万不要犯宋徽宗、宋理宗和小布什的失误,把“未知的”、“不可控的”老虎给放出笼子。

因为一旦老虎出笼,就装不回去了。那时候,它先吃谁、怎么吃、会不会吃了中国,也只有老天才知道了。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原标题:地缘政治的重大失策:两次错误的决策如何葬送两宋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history/201909/515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