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的黄四郎走了,英国的碉楼建起来了!

伦敦或者英国,会像香港一般建立起另一个李氏帝国吗?这或许并不重要,但是对我们而言,李富豪的离开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回到开头长实集团的辟谣,梧桐山隧道的后续是这样的:2011年,历经8年谈判,国企盐田港集团以2.75亿元的价格收购香港达佳集团(香港和黄集团旗下公司)所持有50%股份,随后深圳市政府从盐田港集团以2.5亿完成梧桐山隧道全部资产回收,并于收回后取消10~30元过路费,实现全隧道免费通行。

年过九十,已经退休许久的李富豪,应该不会想到他会以这样一种方式频频走入人们的视野中。

先是包下整版广告发声“黄台之瓜”,后又公开请求“港府对年轻人网开一面”,这两天又因为一条“谣言”闹得不开心:

香港的黄四郎走了,英国的碉楼建起来了!

9月17日,据《香港商报》、《巴士的报》等多家港媒报道,针对网上近期质疑“李富豪曾投资深圳梧桐山隧道高价收费并亏损退出”的消息,长实集团当天澄清,“李富豪及长江集团旗下公司均从没有投资过深圳梧桐山隧道。

事实是,早在十年前《南方日报》便坐实,兴建并控制梧桐山隧道的港资公司就是和黄集团旗下,而和记黄埔与长江实业同为李富豪家族所有的公司。

香港的黄四郎走了,英国的碉楼建起来了!

矢口否认长江实业,闭口不谈和记黄埔,这是澄清,还是诡辩?

几十年来,一直被看作财富与智慧化身,无数人为之崇拜折服的商业巨子,竟是如此之人?

图穷匕见,风度尽失。

每一只凶暴的恶龙,在多年之前,都曾是勇敢而正直的屠龙少年。

英雄被困筲箕湾,不知何日到中环

1950年,一个绿意盎然的早春,筲箕湾。

22岁的李富豪,在一间一百多平的废弃仓库内创办了长江塑料厂,为了节省房租,他只能将厂址选在筲箕湾租金低廉的废弃厂房。

香港的黄四郎走了,英国的碉楼建起来了!

▲ 上世纪五十年代的筲箕湾

3月11日,长江塑料厂正式开业动工。

那一天没有鲜花、没有鞭炮,也没有道贺的来宾。跟在他身后的,只有一批被淘汰的老旧设备。

还有十几个与他一样贫穷落魄的年轻工人。

筲箕湾位于香港岛的东北角,是全港地理位置最偏僻,交通设施最落后的区域,“英雄被困筲箕湾,不知何日到中环”,如今市值万亿的长江实业,最初的摇篮就是这样一间破旧闭塞的备用仓库。

也是在这样一间间铁皮房内,李富豪的生意越做越大,迅速抢占香港市场的同时拿到多张欧美订单,成为声名显赫的“塑胶花大王”

香港的黄四郎走了,英国的碉楼建起来了!

▲ 李富豪就是靠做这样的塑胶花起家的

生意红火的同时,却还有另外一件事情时时刻刻刺痛着李富豪的神经,那就是日益紧张的厂房用地问题。

随着生产规模的连年扩大,厂房用地也在持续增长,但是出租厂房的业主却不肯签订长约,只同意一年一租并且连年涨价,这耗费了李富豪大量的资金和精力,并且一直制约着生产线的更新和设备升级。

香港的黄四郎走了,英国的碉楼建起来了!

▲ 50年代的长江塑料厂内,工人们在生产塑胶花

“拥有属于自己的地皮和厂房,长江才能再不受物业和房主的掣肘摆布!”

1958年,刚过而立之年的李富豪,在香港最繁华的北角购下一块地,这是李富豪和他的长江咬碎牙才拿下的第一块地,部分自用,剩下一部分用于出租。

香港的黄四郎走了,英国的碉楼建起来了!

▲ 长江最早的办公大楼

大厦落成后,租金价格上涨,李富豪收获颇丰,两年后,他又在柴河湾建起了另一座工业大厦。很快,坐拥11148平方米的李富豪便从步步高涨的租金中尝到了地产业的甜头。

1967年,香港发生暴动,地价暴跌,竣工楼盘低价抛售却无人购买,建筑行业直接陷入瘫痪,整个社会人心惶惶,陷入焦虑。

香港的黄四郎走了,英国的碉楼建起来了!

▲ 1967年,全港发生发起发起反英暴动

在市场最动荡节点上,李富豪选择了抄底入手,大量收购低价地皮、旧楼,甚至是无人接手的烂尾楼。

“长江只需要耐心等待楼价回暖,如果还是跌的话,那就继续买入吧。”

这样的操作,李富豪重复了四年。

到1970年,楼市开始触底反弹,当初预期的巨额收益开始兑现,坐拥191万平米的李富豪,仅一年的租金收入便可达到400万港元。凭借这一轮囤地抛售,李富豪赚了个盆满钵满,迅速成立长江实业有限公司,All In到地产业中。

香港的黄四郎走了,英国的碉楼建起来了!

▲ 香港的地标性建筑——长实大厦

1972年,长实公开募股,认购超额65.4倍,

1973年,长实股票在伦交所挂牌上市。

1974年,长实股票在温哥华交易所挂牌上市。

一面是节节高升的房价地价,一面是条条飚红的大好牛市,李富豪左手地产,右手股市,迅速成为香港商界异军突起的新生力量。

1977年,李富豪直面太古地产、恒隆集团等强悍竞争对手,成功从地铁公司手中拿下了中环、金钟地铁站的施工和地面兴建权(可在地铁站地面上兴建建筑)。

香港的黄四郎走了,英国的碉楼建起来了!

▲ 中环是香港最繁华的核心CBD

《大公报》报道长实成功中标的消息时,用了这八个字概括:一鸣惊人,一飞冲天。

这是香港历史上最庞大的工程,耗资205亿港元,李富豪和长实一战成名。

一年零一个月后,中环环球中心落成竣工,八小时内所售楼盘被秒空。

一年零三个月后,金钟海富中心拔地而起,售楼金额达到9.8亿港元,刷新历史记录。

香港的黄四郎走了,英国的碉楼建起来了!

▲ 远眺香港金钟夜景

凭此一役,长实一举进军中区,以后来者之姿成为香港头部地产公司,李富豪本人更是成为万千香港人所崇拜的英雄偶像。

从筲箕湾到中环,不足十公里的短短距离,李富豪走了整整28年。

昔日屠龙少年,今日终成恶龙

在那一代港人心中,从外商林立中杀出一条血路的李富豪就是一份最励志的传奇,属于他和长实白手起家的创业故事,是勤劳,是奋斗,是勇气,是开拓,是一切有关于财富渴望的美好向往。

那个年代的《狮子山下》,是激励无数港人自强奋进的一盏明灯,而李富豪,就是狮子山精神的完美化身。

很快,这只雄心勃勃的狮子便开始将长实的商业版图向各个领域内延伸。

1979年,长实收购和记黄埔39.69%股份,和记黄埔核心业务包括码头、地产、能源、电讯等,开遍全世界的屈臣氏,也只是和记黄埔零售业务下的一个品牌而已。

香港的黄四郎走了,英国的碉楼建起来了!

▲ 屈臣氏业务遍布24个国家/地区,共经营超过12000间零售商店

1985年,李富豪购入香港电灯集团34.6%股份,进入供电市场。至此,长实、和黄、港灯三家巨头公司尽归于李家门下。

李富豪一手催动着烈火烹油的楼市,另一边将势力踏入地产、港口、零售、能源、通讯、医药等行业,组建起庞大的商业帝国。

白手起家的李富豪,成为笑傲香江的一代财富神话。

到90年代和本世纪初,李富豪拥有的私宅物业总量占到全港的1/7;和黄在香港葵涌港拥有12个泊位,处理着港口近一半的集装箱;和黄旗下的百佳超市占据着全港70%的零售超市份额......

香港的黄四郎走了,英国的碉楼建起来了!

▲ 葵涌港,全球吞吐量第二大的货柜码头

香港与李富豪之间的关系,就是超现实主义版的“一人一城”。

但与此同时,李富豪的口碑却急转直下,他身处于越来越不友好的社会环境中,港民对他的评价从“李超人”转为“地产霸权者”,甚至不乏“吸血鬼”这类的称谓,从最初的爱戴尊敬,到后来的质疑批判,再到今天的抨击厌恶。

仇恨,逐渐积聚弥漫在香港的天空。

2005年,李富豪向港大医学院豪捐十亿港元,为表彰李富豪为港大建设做出的“巨大贡献”,校委会一致通过决议:将医学院更名为李富豪医学院

香港的黄四郎走了,英国的碉楼建起来了!

此事一出,立即引发轩然大波,几乎全体师生都对更名表现出强烈的反对,并且公开发声谴责李富豪与校方。

经过媒体的发酵后,一则普通的捐赠命名事件上升到政治高度,扰攘全港市民。八个月后,才在全校师生的集体不忿中草草完成更名,而很多医学院的学生更是拒称自己来自“李富豪医学院”。从这件事中,李富豪嗅到了社会对他释放的不友好信号。

一个颇为讽刺的事实是,2013年港大校长徐立之在公开场合表示:确实尚未收完有关款项。

名改完了,骂挨足了,结果钱没收全?

2013年,和记黄埔旗下的港口管理公司发生了大规模罢工,罢工的原因是工人们不满于现有的福利待遇与工作环境,由于和记黄埔一直没有给出“有诚意”的解决方案,全面罢工持续了约40天时间,成为二战后香港时间最长的一次罢工。罢工的领头者何伟航表示:李富豪根本从不考虑我们,他只想赚钱。

香港的黄四郎走了,英国的碉楼建起来了!

▲ 香港码头业职工会总干事何伟航

是啊,李富豪确实是只想着赚钱,就像他自己说的那样:我是一个纯粹的商人,不要用空洞的道德来衡量我。

因为他是商人,所以他的立场从来都是资本,他的目的也从来都是赚钱,至于用什么样的方式,这不重要。

任何方式,只要能赚到钱,在李富豪眼中就是好方式。

李富豪的组合拳:花式炒房+寡头垄断

李富豪最早进军房地产时采取的策略是:只租不售。

相较于高风险高回报的预售楼花的方式,只租不售是一种更为稳妥保险的方式,但是这种方式的资金回笼实在太慢,而且也无力负担更大投入的项目。

香港的黄四郎走了,英国的碉楼建起来了!

▲ 上世纪七十年代排队买房的港人

一路飙升的房价不允许李富豪采用这种慢腾腾的方式缓慢前行,尝到甜头并摸清地产行业的规则后,长实很快投入到大规模的房产开发中。

低价囤地,然后盖楼出售,如果市场行情好的话再顺便来一波饥饿营销抬高售价。这时候,李富豪炒房的套路还相对简单“质朴”。

而且这样的行为外界也无可厚非。商人嘛,转手挣差价本就是很正常的事情。

香港的黄四郎走了,英国的碉楼建起来了!

▲ 香港楼价与租金齐飞

更何况低价买入需要勇气,高价卖出需要本事,房产开发也需要资本,这都是硬实力的一部分。但是随着手头的地皮越来越多,这样简单“质朴”的常规开发方式已经不能满足李富豪的需求了,他开始摸索房产开发的“花式操作”。

今年7月,港媒曝光长实持有的香港油塘东源街5及8号工业地将转为住宅用地,政府补价超过22.1亿港元,每平方英尺补价约5283港元(合每平方米超过58000港币)。这片地皮,长实持有已经超过二十年而未开发,转手一卖便是几十亿的收入,简单粗暴到连施工开发都省去了。

荒芜的土地,直接印出滚滚而来的钞票。

香港的黄四郎走了,英国的碉楼建起来了!

▲ 香港油塘大量工业用地空置

1978年用一年零一个月光速建成环球大厦的是长实,如今20年无暇开发一片工业用地的也是长实。

长实在等什么,我们不得而知,我们只看到,这片废弃二十多年的土地,创下了区内补地单价的新高。

去年,李富豪的长实集团在新界大埔区的新盘“岚山”正式开售,不声不响地刷新了新盘“小户型”的纪录——其中一套“开放式”户型实用面积仅177平方英尺,

折合约16平方米。

香港的黄四郎走了,英国的碉楼建起来了!

▲ 岚山楼盘中的16平方米“豪宅”

楼盘信息被曝出后,立刻遭到外界的冷嘲热讽,继“千尺豪宅”之后,又涌现出一个新词汇——劏房豪宅。长实更是被冠以“无良开发商”之名,吃相之不堪,竟至于此。

可就即便再骂,香港人却仍然离不开李富豪,因为李家的力量已经渗透进港人生活中的方方面面。

阿公阿婆们早上起床买菜煮饭,去的是家门口附近的百佳超市;年轻人买个护肤用品,去的是公司楼下的屈臣氏。

港人看电视和听电台,服务商是李泽楷的电信盈科;家中安装的电话网络,则是和讯黄埔的。

还有一大批年轻人,在李家的码头、工地、超市中打工,然后收入的一大半又偿还给长实的房贷。

香港的黄四郎走了,英国的碉楼建起来了!

▲ 李富豪的香港“帝国”

香港人每天为李富豪打工,然后又把李富豪支付的工资在李富豪提供的消费渠道里还回去。

嚯,完整闭环,实现永动。

港民兜里的钱,就这样源源不断的被吸纳入李家的腰包当中。

745万港民,只不过是庞大商业帝国下的区区蝼蚁,不过是维持帝国高速运转的一颗螺丝钉。

就像《黑客帝国》里躺在营养液中的人体电池一样,其生存的意义就是为一家一姓的商业帝国提供能源供给。

“怎么给你钱,我说了算,怎么拿走你的钱,还是我说了算”

“那我就不花钱不出门”

“电力供应也在我的掌控中,你不开灯的嘛”

香港最大的问题不是房价,是垄断

很多人都将香港今日的根本问题归咎于高房价,认为香港的高房价沉滞了大量的资金,挤压了其它产业(尤其是制造业)的良性发展,同时也捆绑了年轻人的理想和命运。

香港的黄四郎走了,英国的碉楼建起来了!

▲ 破旧的住房,高昂的房价

香港的根本问题不在于房价,而在于推高房价背后的人。

和香港定位高度类似的新加坡,国土面积是719.1平方公里,总人口是567.5万人,人口密度比香港还要高,但是人均住房面积达到30.5平方米,列全世界第15位,而香港的人均住房面积是——

15平方米。

差距在哪?

香港的黄四郎走了,英国的碉楼建起来了!

▲ 新加坡政府兴建的整洁明亮的组屋

新加坡超过70%的住房由政府兴建,为82%的公民提供居住,而香港,只有不到30%的人挤破头才能住进公屋,而剩下超过70%的港人,都背负着李富豪这些地产大亨楼盘的巨额房贷。

不过地产大亨们也不是一无是处,在有一点上他们做的相当出色:在他们买下的地皮中,给香港人保留了相当多的自然景观和郊野公园。

香港的黄四郎走了,英国的碉楼建起来了!

▲ 香港美丽的郊野公园

全港人均郊野面积达到105平方米。

底层港民每天蜷缩在4平米像棺材一样的劏房里,再大的公园,再好的高尔夫球场又和他们有什么关系?

香港的黄四郎走了,英国的碉楼建起来了!

▲ 底层港民居住的劏房

大量的地皮被李富豪买下后,以“保护环境”的美名禁止开发,以挤牙膏皮的方式缓慢的放出土地,从楼市急剧升温的60年代到现在,超过半个多世纪的时间里,香港的土地开发率不到百分之30%。

按照这个趋势,囤积的地皮是不是还够吃200年?香港房价是不是有机会炒到50万一平方米?

楼价高昂的根本原因,不是地狭人多,而是因为大资本家的强势垄断。

火热的楼市与节节攀升的房价正是垄断关系下矛盾最为尖锐的一个典型代表,以李富豪为代表的垄断势力,才是香港最大的问题。

对李富豪的行为,宗庆后一针见血的提出了自己的看法:李富豪的行为就是垄断,对天然气、水、电力、港口、零售业等多个行业的全面垄断,极大的损害了香港人民的利益。

香港的黄四郎走了,英国的碉楼建起来了!

▲ 同样是实业出身的宗庆后否定李富豪

世界上最困难的事情是垄断,在任何一个市场中做成优势巨大寡头,都是凶险异常的九死一生,精明强干如李富豪从零开始建立自己的垄断帝国也用了将近半个世纪之久。

而世界上最简单的事情也是垄断,垄断地位一旦建立,就可以毫不费力的以一己之力主宰整个市场环境,在整个垄断体系内,垄断者就是说一不二的王。

以和黄旗下的百佳超市为例,长期以最低的租金享受着长实提供的最佳地段,然后借用和黄的运输系统周转货物,这还不够,还要对新进入的同行设置极高的准入门槛,例如李富豪曾不让家乐福的运货车进入长江实业拥有的物业地区并打断水电供应,逼得家乐福连正常开店都困难。

香港的黄四郎走了,英国的碉楼建起来了!

▲ 市场占有率遥遥领先的百佳超市

这样的强势垄断下,外来者何来一战之力?

新加坡国父李光耀对李富豪有这样一番评价:李富豪可有制造一件营销世界的商品?没有。他投资地产、收购港口、超级市场、电讯公司,全靠和垄断结盟,所以他十分成功。然而他不过是顺市而行,什么行业当红便进入该市场。”

香港的黄四郎走了,英国的碉楼建起来了!

▲ 李光耀当然有资本这样说,在弹丸之地的新加坡,孕育出虎牌啤酒、新加坡航空、悦榕庄酒店、虎标万金油这样的顶级本土企业,向世界输出着他们的产品。

李光耀的话一针见血。

就像李富豪自己说的那样,他只是一个纯粹的商人,他只专注于交易本身,在最低的时候买入,在高点的时候卖出。他很会赚钱,但是却完全没有创造力,也没有理念性的进步,没有对人类社会的发展与进步做出正向的推动力。

在这一点上,他和比尔盖茨、马斯克来说,完全不是一类人,甚至他也远远不如马云。

马云的创建阿里巴巴的目标是: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而李富豪的目标是什么,让香港没有好买的房子!

香港的黄四郎走了,英国的碉楼建起来了!

而垄断不仅在死死压制住意欲进场的外来者,更是吞噬着反受其殃的垄断者自己。香港,就这样在李富豪之流的裹挟中一步步沉沦入困境。

2017年全球科技创业公司估值超过10亿美元的“独角兽”榜单,共有214家来自世界各个国家的创业公司入围,名单中甚至有来自只有52万人口的卢森堡。

但是,来自香港的公司,数字是0。

因为垄断的高壁垒,形成一个封闭的环境,又因为特定的封闭环境,内部垄断势力也就不具备对外的一战之力。

所以港商们不搞制造业,不搞进出口贸易,他们进击全球市场的唯一方式就只有并购。

香港的黄四郎走了,英国的碉楼建起来了!

▲ 近年来,长实的投资战略就是出海并购

外部的新鲜力量进不来,里面的垄断势力也不出去。以自由贸易而着称的香港,开放的一直只是商品的通道与流通的机会,在市场的话语权上,垄断的港商们从来都寸步不让。

进进出出的是烟土和银子,大门封闭的是一切外来人员。黄四郎的碉楼,就是这样筑成的。

香港的黄四郎走了,英国的碉楼建起来了!

今天的香港,正在陷入看不到明天的内卷化泥泞当中,没有技术的突破,没有新增量,以一种极为简单粗暴的方式自我重复,消耗掉社会大量的生产力,却看不到任何飞跃式的发展。十年后,二十年后,香港还会是这个样子,甚至还有可能更糟。

不挣最后一个铜板

李富豪有一句名言:不挣最后一个铜板。听起来这是一句非常宽厚的话,做人留一线,日后好见面嘛。但实际上,这句话的潜台词是——

“你的全部钱,我要挣到只剩倒数第二块铜板,最后一块铜板,留给你活命”

之所以不赚最后一块铜板,因为这最后一块铜板,就是主人最后的希望,是他的全部,是他的身家性命,拿走最后一块铜板,就需要付出以命相搏的巨大成本。所以精明的李富豪不赚最后一块铜板。

但现在的问题是,那些一家六口三代居住在30平米居室中的人,那些背负巨额房贷不敢休息不敢生病的人,那些居住在牢笼一般4平米劏房中的人,他们真的只剩下一个铜板了。

香港的黄四郎走了,英国的碉楼建起来了!

▲ 这倒是应了李先生前几天登出的广告语了

香港的基尼系数达到极度危险的0.539(国际危险水平是0.4,美国是0.45),2018年全港排名前十的富豪身家总额占全港GDP的42.5%。

一个一穷二白毫无背景的年轻人,无论他多么勤奋,多么努力,多么聪明,多么好运,他都不会有任何机会成为下一个李富豪了。

要么是从18岁开始全年无休每天工作16小时直到干不动,最好的结局是买一套30平米的“蜗居”。

要么是天资聪颖勤奋好学考上名校,最好的结局是进入海关总署或者是成为一名牙医。

李富豪们不会给他任何一个有竞争力的上升通道,香港也没有土壤让他们从事实业制造和创业创新改善命运。

当大家被赚的只剩下最后一块铜板时,李富豪选择了离开。

香港的黄四郎走了,英国的碉楼建起来了!

▲ 李富豪投资转向英国

2015年,李富豪担任董事局主席的长江实业、和记黄埔联合公布重大重组方案,新成立的长江和记、长江实业将选择英属开曼群岛作为注册地,这意味着它们理论上已不属于香港。与此同时,2015年李富豪加大对欧洲的投资,特别是对英国的投资,英国约四分之一的电力分销市场、近三成的天然供应市场、近7%的供水市场都属于李富豪,铁路、零售、电讯等多个行业也均有渗透。

今年8月,长江实业又全资(46亿英镑)收购了英国最大的酒吧集团和酿酒厂Greene King。

香港的黄四郎走了,英国的碉楼建起来了!

▲ Greene King旗下酒吧、酿酒厂、餐厅超过3000家

伦敦或者英国,会像香港一般建立起另一个李氏帝国吗?这或许并不重要,但是对我们而言,李富豪的离开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回到开头长实集团的辟谣,梧桐山隧道的后续是这样的:2011年,历经8年谈判,国企盐田港集团以2.75亿元的价格收购香港达佳集团(香港和黄集团旗下公司)所持有50%股份,随后深圳市政府从盐田港集团以2.5亿完成梧桐山隧道全部资产回收,并于收回后取消10~30元过路费,实现全隧道免费通行。

香港的黄四郎走了,英国的碉楼建起来了!

曾经被捏于他人之手的重要经济动脉,终于回到了我们自己的掌控之下。

此番场景,恰如《让子弹飞》的最后一幕,黄四郎的碉楼不复存在后的那番对话。

香港的黄四郎走了,英国的碉楼建起来了!

张麻子:你觉得你对我重要,还是钱对我重要。

黄四郎:应该是我重要

张麻子:你再想想

黄四郎:不会是钱吧

张麻子:你和钱,对我都不重要

黄四郎:那什么对你重要

张麻子:没有你,对我很重要

香港的黄四郎走了,英国的碉楼建起来了!

【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蒋校长(ID:jiangxiaozhang666”,授权察网发布】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原标题:香港的黄四郎走了,英国的碉楼建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