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的动乱和内地自由派改旗易帜的如意算盘

与美国里应外合,国内的自由派公知大肆鼓噪全面私有化,鼓吹“国有企业低效”论、“国有企业腐败”论、“国有企业扼杀公平竞争”论、“国有企业缺乏创新动力”论,林林总总,五花八门,一句话,就是要配合美国和西方国家,让中国的经济主权不掌握在中国政府的手里,最起码,削弱中国政府对中国经济主权的控制力。

【本文为作者千钧棒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香港的动乱和内地自由派改旗易帜的如意算盘

8月26日,阿富汗主流媒体《阿富汗时报》和《亚洲之心》(英语)、《马赛尔日报》(普什图语)、《阿富汗人》(达里语)刊发中国驻阿富汗大使馆王大学临时代办的署名文章《香港不能沦为“暴乱之都”和“颜色革命”之地》(https://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4265714)。

由于王大学的驻外使节的身份,这篇文章实际上是以半官方的的形式对香港动乱进行了定性。本文的主题是通过对比,让人们看清楚这些年来内地的自由派公知的所作所为与这次香港动乱的相似之处和内在联系。

一、香港的动乱是在外部势力的操纵下,在内地没有获得成功的颜色革命在香港的上演。

下面分别进行对比分析。

1、资本控制经济命脉,一来有利于外部势力影响香港,二来可以把造成民众贫富两极分化的不满引导发泄到政府身上。

香港是资本主义社会,经济制度是生产资料私有制,李老板等几巨头控制了香港的经济命脉,特区政府想改善民众生活阻力重重。香港的“笼屋”的确是令人触目惊心,首任特首董建华曾经想通过“八万五计划”建设公屋解决部分香港市民的住房难问题,但是由于动了资本的“奶酪”,阻力重重,无法实施,后来的特首也曾经打算继续解决香港市民的住房难问题,仍然是因为资本的阻挠而无疾而终。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经济决定政治,一个国家和地区的经济主权如果不掌握在本国政府的手中,那么就会对外受制于外部势力,对内受制于寡头,即使是政治体制还没有发生改变,政府也是软弱无能的政府,对外扞卫不了国家利益,对内维护不了广大民众的利益。正是因为中国坚持以公有制为主体和保持国有企业,美国攻击我国是“国家资本主义”,要求中国取消国有企业,称中国的国有企业让美国的企业丧失竞争力,与美国里应外合,国内的自由派公知大肆鼓噪全面私有化,鼓吹“国有企业低效”论、“国有企业腐败”论、“国有企业扼杀公平竞争”论、“国有企业缺乏创新动力”论,林林总总,五花八门,一句话,就是要配合美国和西方国家,让中国的经济主权不掌握在中国政府的手里,最起码,削弱中国政府对中国经济主权的控制力。

如果政府失去了经济主权,那么中国政府的政府行为就会受制于资本以及他们背后的外国势力,如此一来,像香港那样的的贫富两极分化现象更加容易发生在中国这样的一个多民族、地区发展不平衡的具有14亿人口的大国,这么一来,民众的合法利益难于保障,必然会引起民怨,这时候,国内外敌对势力会通过造谣惑众煽风点火把不满引向政府和体制,先制造民众的不满,再利用不满推翻政府和改变体制,这就是他们的如意算盘。

2、在“新闻自由”的旗号下,“造谣惑众自由”和“歪曲真相自由”大行其道。

香港这次的的动乱是一面镜子,让人们看清楚香港反对派黎智英之流旗下的媒体以及他们的西方大老板的媒体所谓的“新闻自由”是什么货色。任意剪裁镜头,颠倒因果关系,按照政治需要取镜头,什么下三烂的手段全部使用上了。

联系到内地这些年来一些媒体在这方面的所作所为,套路基本上一样:出现恶性犯罪事件,一定是政府的责任;有人杀人放火,这人一定是好孩子;执法出现纠纷,一定是警察的过错。由于是同一个师傅教的,手段完全一致。

3、利用学校的三尺讲台对学生进行洗脑和放毒。

香港《大公报》指出,学生行错老师之过。

“黄师”渗透校园,荼毒学子,过去两个多月来多位教师先后被揭发发布仇警言论,甚至煽动学生走到暴力前线。香港直资学校议会主席、陈树渠纪念中学校长招祥麒直言,教育界有六、七成教师政治立场都是偏黄。在香港的激进反对派头目里面,更是有多名教师。

前些年的《辽宁日报》曾经批评过某些大学老师在课堂上发表不当言论。其实这篇文章说的还是轻的,尽管如此,《辽宁日报》还是受到了内地自由派铺天盖地的大围剿。真实的情况是,大学教授中一些坚持资产阶级自由化立场的人利用大学讲台进行反体制的煽动和散布历史虚无主义。目的就是在中国培养类似香港黄之锋、周永康之流的颜色革命的马前卒,让他们在改旗易帜中充当人质和炮灰。因此,一些大学教师比如邓某超、史某鹏之流受到了所在学校的处分。其实,这些只不过是冰山一角,而且是公开出来的,实际情况比这更严重,只不过在十八大以后这个问题引起了高度重视并且采取了有效措施进行了及时纠正,否则,香港的这一幕会在全国各地上演。

4、要破坏社会稳定,首先抹黑警察或者捆起警察的手脚。

在香港的动乱中,由于警察站在制止动乱第一线,因此成为了国外敌对势力和香港动乱分子的眼中钉,他们或者直接袭击、殴打警察,

咬断警察的手指,向警察投掷燃烧弹,用激光笔照射警察的眼睛,在网络上公布警察的住处和家人的信息,威胁要伤害警察的家人,并且在网络上大造舆论,丑化警察,与前些年自由派公知在内地所做的如出一辙。

内地发生的几起有争议的执法纠纷就不用说了,有很多是非对错非常清楚的案件,也被资本媒体进行歪曲报道,或者是被公知大V的自媒体进行歪曲事实的传播,他们抓住警察执法过程中可能存在的某些不足之处,添油加醋,煽风点火,甚至对拍摄的视频砍头去尾,进行恶意剪辑,极力煽动仇警情绪,他们甚至在网络上公布警察的电话号码,还煽动杀警察,在这种歪风的蛊惑下,抗法甚至是暴力抗法的现象时有出现,其实他们并不是对某些警察个人有意见,而是因为警察是他们搞颜色革命推翻社会主义制度的障碍,所以他们必须首先排除这个障碍。

二、香港动乱分子、内地自由派的“里应”和外国势力的“外合”。

香港这次动乱,得到了美国众议院议长、一些美国反华议员以及英国、德国一些官员的支持,美国政府的有关部门负责人甚至是毫不掩饰美国的外交人员策划和指挥了动乱并且给予了资金方面的支持。

对于内地打击某些人煽动颠覆社会主义制度的违法犯罪活动,西方国家同样是说三道四、指手画脚,今天给这个发什么奖,明天称那个是什么“维权人士”,甚至直接干预中国的司法。然而,即使是国内敌对势力甚嚣尘上的时期,他们的阴谋都没有得逞,十八大以来,他们的阴谋更加是遭受了重创和越来越多的人的识破和反对。

唯一不同的是,香港的司法权基本上被外国势力通过外籍法官控制了,而内地的自由派没有这个便利条件,只有依靠某些极端分子不断制造事端和进行煽动,干预公检法的办案。

综上所述,香港最近发生的一切,都可以从之前的内地找到影子,而香港的动乱和暴乱是在外部势力的操纵下,在内地没有获得成功的颜色革命在香港的上演。

【千钧棒,察网专栏作家】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1909/516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