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洋自重,养独自重 ——“黄瓜之台”咏叹调

意识形态是软实力,软刀子比硬刀子更有杀伤力。从省港罢工开始,港英统治下,工人运动和左翼话语可以说处于攻势甚至主导地位。回归了,形势反而倒转。为何?过去,敢于斗争;后来,有些人鼓吹告别斗争,迷信普世也。东方明珠、民主自由、法制典范、百年不用变——自套紧箍,倒持干戈,授人以柄,主导权失落,人家不“倚洋”倚谁?

【本文为作者宪之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倚洋自重,养独自重 ——“黄瓜之台”咏叹调

倚洋自重,养独自重,貌合神离,首鼠两端,“反修例”之始,用这四句话评论香港的地产王国,多半靠着阶级分析和政治直觉,彼时还心犹惴惴,生怕唐突了大佬。“黄瓜之台”由沉默到一再发声后,才放下悬着的心,看来,大致不错。认识和分析社会问题,还是马克思主义的阶级分析方法。

这里,进一步议论引论。

1

“自重”何谓?

挟洋自重,依靠洋人借洋人势力以提高自己地位也。

养独自重,靠煽动扶植港独以巩固自己地位也。

“自重”不等同于“独”,但是“独”的后台,“独”之根。其终极目标虽不是“独”,因为他明白那不可能。 但他的“自重”目标,要通过“独”实现。当然,真能够“独”,也不反对;“独”一败涂地, 可华丽转身洗清自己,再不行一走了之。因为无论哪里,也没有中国、香港的钱好挣。贪心不足蛇吞象,酿造出了这“自重”美酒,也是苦酒。

挟洋自重,说明这垄断资本,同时也是买办资本,背倚殖民霸权,中国捞钱外国转移。

养独自重,在爱不爱国分野上站队了。

自然,它对“一国”、对中央政府,要貌合神离首鼠两端也。

2

这是由其阶级地位和现实条件决定的。

靠着超级垄断,回归22年,他们的财富和势力称心如意地膨胀,速度远非过去可比。在香江,是世袭无冕之王;在美英主子面前,配合围堵分裂中国,十分看好。在大陆囤地炒地,在王国内,应对特首建房挑战,他三战三捷。操纵“民主”利用“司法独立”和“言论自由”,他得心应手。“我是一个纯粹的商人,不要用那些空洞的道德来衡量我。不要试图让商人去承担国家的政治责任,也不要试图用政治去影响商人的经营理念。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商业的归商业,政治的归政治。”本来,“港人治港”就是大资本治港。如今,一切太过顺利,已有模式已经不能满足其无限膨胀的贪欲了,前进挑战,借助于“洋”和“独”,进可突破,退可自保,至少,可以转移下层视线化解阶级矛盾,使被他敲骨吸髓的懵懂众生忘乎所以,为自己火中取栗。

董建华的“八万五计划”不就是用“民主”借“独”打败的吗?对梁振英和林郑月娥如法炮制,同样得心应手——他深味了倚洋和养独的甜头。

其实,寡头与特区政府和建制派的矛盾,不过是垄断资本利润最大化冲动与资本统治长治久安的矛盾。因为有着中美博弈的大背景,才将这一矛盾升华,才有了“统”与“独”涉及爱国与否的性质,而且,这一性质成了当前的主要矛盾。

香港回归后,在殖民体制加强中垄断资本势力的不断膨胀,是这一策略产生的内部条件。

外部条件有三个:

其一,美国霸权主义围堵分裂中国、重回亚太战略目标的实施,美英颠覆势力在香港的不断扩张,必然联手垄断资本,扶植豢养港独势力。目前,香港已经成为美国围堵分裂中国的前沿战场。在国操控台独、藏独、疆独呼风唤雨此唱彼和,妄想通过香港暴乱煽动内地颜色革命,造成遍地冒烟。

其二,回归后囿于设计和承诺,中央政府对香港空有主权,没有治权,对香港乱局缺乏约束力,坐看港独嚣张得寸进尺无可奈何。多年来,对港独闹事,中央和港府一直取宽容退让息事宁人态度,基本法“二十三条”搁置二十余年无所作为,《德育及国民教育科》和《修例》撤回了事,姑息退让客观上起到激励鼓舞作用,越闹越能得逞,得寸进尺愈演愈烈。“修例”从中止到撤回的结果,就是明证。

其三,内地公知精英长期高张崇洋迷外,与港独势力互相呼应互为表里,大长了港独声势。

3

香港暴乱不过是美国实现重返亚太、围堵分裂中国战略的一个战场,只要放在这个宏观坐标上才能看清问题本质。不能囿于“维稳”和“承诺”思维。

寡头是港乱之根,美国是港乱之源,二者联手制造掌控局面,黑衣徒纯粹是被利用的枪头和炮灰。

这才有“倚”和“养”,才有“重”。

与藏独、疆独、台独一样,美国人不遗余力地煽动支持豢养,旗帜鲜明,从未动摇,只是我们自己一厢情愿合作共赢,视而不见罢了。这方面,寡头们看得比我们清楚得多。美国搞议会法案、政治家声明、鼓动全球媒体齐声鼓噪,是他们的最仗腰子的底气。特别是,媒体的鼓噪,遇上韬光养晦,泰山压顶,总能占到制高点居高临下,令对手回避三舍,息事宁人。

比起这些,普世信条的倚仗作用更大。

“全球化”的世界,美国是资本的西方灵山,“普世”信条是佛祖的济世真经,也是整治异己的紧箍咒。所以一切暴富者无不倚洋崇外。无论是香港寡头还是内地富豪,尽管他们乘改开顺风顺水成功百千亿身家,但无不鼓吹“普世”,争相绿卡移民,寄身灵山。

普世信条,条条可通“罗马”。

“大市场小政府”,在港在陆都是高标的普世信条,不容置疑。经济最自由,至今仍是香港骄傲的本钱。在这充分自由的市场社会,港府和特首“小”到微不足道,只能是大资本的小小公仆跟班,全心全意为他们发财服务,少拂其意就给点颜色,触犯大忌,立马滚蛋。林郑月娥收回“修例”还不依不饶,新闻通报会上弄得哽咽难言。也够“小政府”的了——这就是“市场最佳配置”!

民主自由,香港寡头什么时候启动“民主”,什么时候大乱成灾。民主,是他们召唤港独暴青上街的绝佳手段。董建华、梁振英和林郑月娥新政无非想改良一下,触犯地产垄断利益,都败在“民主”之下。不用自己出面,搞一下“民主”,你就无法收拾,港府乖乖举起白旗,中央政府无可奈何。

司法独立,是港独最有力的支撑后台,警察抓人,法官放人。洋法官耀武扬威百年不变,保证着垄断资本的“公平正义”,不“倚”不是傻子吗?在普世迷信笼罩下,整个中国和全世界都跟着叫好——香港是最好的法制世界!

言论自由,媒体是他们的一言堂,街头暴乱,镜头只对警察,全世界一边倒。不同意见,“足未进而趔趄,言未出而嗫嚅”,小百姓有暴力威胁,体制媒体,有普世紧箍咒封嘴。港乱源自寡头,七一游行、“占中”之际,二十年从来未见有关体制媒体一言触其真相,为何?顾忌影响“民主”“两制”“统战”也,如果二十年前也利用这“言论自由”针锋相对,香港底层人民也不至如此懵懂,心甘情愿被卖还帮人数钱。

“言论自由”,是普世者打人的金箍棒,而对被普世信条俘虏者,就变成紧箍咒。

只有一个警察不在掌控,于是黑警就成各种“自由民主”的围剿对象。

意识形态是软实力,软刀子比硬刀子更有杀伤力。从省港罢工开始,港英统治下,工人运动和左翼话语可以说处于攻势甚至主导地位。回归了,形势反而倒转。为何?过去,敢于斗争;后来,有些人鼓吹告别斗争,迷信普世也。东方明珠、民主自由、法制典范、百年不用变——自套紧箍,倒持干戈,授人以柄,主导权失落,人家不“倚洋”倚谁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1909/516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