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冠聪上耶鲁(《范进中举》香港废青版)

罗冠聪即将这银行卡交与梁天琦去附近ATM机检查,一五一十一共五十万美元,一分也不少,叫黎智英进来,递与他道:“方才费黎老板的心,拿了五千万美元来。这五十万美元,黎老板拿了去。”肥佬黎把银行卡攥在手里紧紧的,把拳头舒过来,道:“这个,你且收着。我原是贺你的,怎好又拿了回去?”罗冠聪道:“眼见得我这里还有这几万美元,若用完了,再来问黎老板讨来用。”肥佬黎连忙把银行卡缩了回去,往腰里揣,口里说道:“也罢,你而今相与了这个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何愁没有美元黄金?他家里的黄金,说起来比特朗普家还多些哩!他家就是资助我的头头,一年就是无事,美元也要给五六亿,美元何足为奇!”

【本文为作者王升向察网的投稿】

罗冠聪从CIA回“学联”,黄之锋、梁天琦俱各欢喜。正待发动新一波学运,只见他老板黎智英,手里拿着一叠美元和一把黄金,走了进来。罗冠聪向他作揖,坐下。黎智英道:“我自倒运,把美国人拉来和你这现世宝搭伙,历年以来,不知累了我多少。如今不知因我积了甚么德,带挈你当了个‘学联’秘书长,我所以带些美元来贺你。”罗冠聪唯唯连声,叫黄之锋把美元存了,摸起黄金来,在‘学联’门口坐着。黄之锋自和梁天琦在恒生银行存钱。黎智英又吩咐罗冠聪道:“你如今得了耶鲁学位,凡事要立起体统来。比如我这泛民派里,都是些正经有脸面滴人,又是你的前辈,你怎敢在我们跟前装大?若是家门口这些当社畜的,打工的,不过是曱甴(广东话:蟑螂),你若同佢拱手作揖,平起平坐,这就是坏咗我哋泛民派规矩,连我脸上都无光了。你是个死脑袋没头脑滴人,所以这些话我不得不教导你,免得惹人笑话。”罗冠聪道:“老豆(广东话,父亲)见教的是。”黎智英又道:“陈方安生小姐也来这里坐着吃饭。老人家每日小菜饭,想也难过。我泛民派也吃些。自从你进了泛民派,这十几年,不知猪油有冇吃过两三回嚟!可怜!可怜!”说罢,黄之锋、梁天琦两个都存好钱来听训。说到日西时分,黎智英说得累死了。这里“港独”废青三个,千恩万谢。肥佬黎横披了衣服,腆着肚子去了。

罗冠聪上耶鲁(《范进中举》香港废青版)

罗冠聪(饰)范进

次日,罗冠聪少不得拜拜英国女王。陈浩天又约了一班同案的朋友,彼此来往。因快到大选年,做了几个闹事运动。不觉到了七八月尽间,这些泛民派的人约罗冠聪去NED(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罗冠聪因没有乱港计划,走去同肥佬黎商议,被肥佬黎一口啐在脸上,骂了一个狗血喷头,道:“不要失了你的时了!你自己只觉得当了个‘学联’秘书长,就‘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来!我听见人说,就是当‘学联’秘书长时,也不是你的能力,还是李柱铭看见你疯狂,适合当炮灰,舍与你的。如今痴心就想去美国来!这些去NED(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的都是CIA的‘皿煮逗士’!你不看见城里华府上那些香蕉人老爷,都有万贯家私,一个个鹰鼻鹞眼?像你这尖嘴猴腮,也该撒抛尿自己照照!不三不四,就想天鹅屁吃!趁早收了这心,明年在我们泛民派里替你找个职位,每月寻几百美元,养活你那没脑子的没眼睛的同伴是正经!你问我设计乱港计划,我一天害死一香港人还赚不到千把美元,都把与你去丢在水里,叫我泛民派一家老小嗑西北风!”一顿夹七夹八,骂的罗冠聪摸不着门。辞了肥佬黎回来,自心里想:“CIA说我火候已到,自古无场外的美狗,如不进去求他一求,如何甘心?”因向几个同案商议,瞒着肥佬黎,到NED去面试。出了场,即便回“学联”。“学联”里已是饿了两三天,被黎智英知道,又骂了一顿。

罗冠聪上耶鲁(《范进中举》香港废青版)

黎智英(饰)胡屠户

到CIA特派员窜访香港那日,“学联”里没有活动的经费,黄之锋吩咐罗冠聪道:“我有一群跟着‘学联’的学生妹,你快带她去给人做大宝剑,得点钱做‘学联’组织经费,我们经费已经被贪得只剩个位数了。”罗冠聪慌忙找了学生妹,带出门去。才去不到两个时候,只听得一片声的喇叭,三辆车闯将来。那三个人下了车,把车停在‘学联’门口,一片声叫道:“快请罗同学出来,恭喜耶鲁高中了!”黄之锋不知是甚事,吓得躲在屋里;听见中了,方敢伸出头来,说道:“诸位请坐,罗冠聪方才出去了。”那些CIA特派员道:“原来是黄同学。”大家簇拥着要喜钱。正在吵闹,又是几辆车,二报、三报到了,挤了一屋的人,‘学联’门下都坐满了。泛民派都来了,挤着看。黄之锋没奈何,只得央及一个12岁的学生去寻罗冠聪。

那学生飞奔到集上,一地里寻不见;直寻到香港旺角,见罗冠聪牵着学生妹,手里插个民主招牌,一步一踱的,东张西望,在那里招呼客人。泛民派道:“罗龟公,快些回去!你恭喜得了耶鲁学位,报喜人挤了一屋里。”罗冠聪当是哄他,只装不听见,低着头往前走。学生见他不理,走上来,就要抢他身边的学生妹。罗冠聪道:“你也要大宝剑怎的?小孩子毛都没长齐!”泛民派道:“你得了学位了,叫‘学联’去打发CIA哩。”罗冠聪道:“同学,你晓得‘学联’今日没有经费,要学生妹去做大宝剑挣钱,为甚么拿这话来混我?我又不同你顽,你自回去罢,莫误了我招呼客人”学生见他不信,劈手把学生妹夺了,扔在马路边上,一把拉了回来。CIA特派员见了道:“好了,新买办回来了。”正要拥着他说话,罗冠聪三两步走进屋里来,见中间报帖已经升挂起来,上写道:“捷报‘学联’秘书长罗冠聪高中耶鲁第一名状元。美报连登黄甲。”

罗冠聪不看便罢,看了一遍,又念一遍,自己把两手拍了一下,笑了一声,道:“噫!好了!我中了!”说着,往后一跤跌倒,牙关咬紧,不省人事。黄之锋慌了,慌将几口开水灌了过来。他爬将起来,又拍着手大笑道:“噫!好!我中了!”笑着,不由分说,就往门外飞跑,把CIA特派员和泛民派都吓了一跳。走出大门不多路,一脚踹在塘里,挣起来,头发都跌散了,两手黄泥,淋淋漓漓一身的水。众人拉他不住,拍着笑着,一直走到集上去了。众人大眼望小眼,一齐道:“原来新龟公欢喜疯了。”黄之锋哭道:“怎生这样苦命的事!拿了个甚么耶鲁学位,就得了这个拙病!这一疯了,几时才得好?”梁天琦道:“早上好好出去,怎的就得了这样的病!却是如何是好?”众泛民派劝道:“黄之锋同学不要心慌。我们而今且派两个人跟定了罗同学。这里众泛民派里拿些美元金条,且管待了CIA的老爷们,再为商酌。”

当下众泛民派有拿美元来的,有拿金条来的,也有拿了把港币的,也有拿了股票债券的。梁天琦哭哭啼啼,在‘学联’秘书处收拾齐了,拿在‘学联’财务处。泛民派又搬些桌凳,请CIA的坐着吃酒,商议他这疯了,如何是好。CIA的内中有一个人道:“在下倒有一个主意,不知可以行得行不得?”众人问:“如何主意?”那人道:“罗同学平日可有最怕的人?他只因欢喜狠了,痰涌上来,迷了心窍。如今只消他怕的这个人来打他一个嘴巴,说:‘这CIA的话都是哄你,你并不曾得学位。’他吃这一吓,把痰吐了出来,就明白了。”众泛民派都拍手道:“这个主意好得紧,妙得紧!罗同学怕的,莫过于壹传媒集团老板黎智英。好了!快寻黎智英来。他想是还不知道,在壹周刊发《苹果日报》哩。”又一个人道:“在壹周刊发《苹果日报》,他倒好知道了;他从上午五点就往赤鱲角机场迎CIA,还不曾回来。快些迎着去寻他。”

一个人飞奔去迎,走到半路,遇着黎智英来,后面跟着一个香港主教陈日君,提着七八斤黄金,四五千万美元,正来贺喜。进门见了黄之锋,黄之锋大哭着告诉了一番。黎智英诧异道:“难道这等没福?”外边人一片声请肥佬黎说话。黎智英把黄金和美元交与梁天琦,走了出来。众人如此这般,同他商议。黎智英作难道:“虽然是我手下,如今却做了耶鲁学生,就是CIA的红人。CIA的红人是打不得的!我听得李柱铭说:打了CIA的红人,美国人就要拿去‘人间蒸发’,下在CIA的诏狱,永不得翻身。我却是不敢做这样的事!”泛民派内一个尖酸人说道:“罢么!肥佬黎,你每日造谣的营生,好新闻进去,坏新闻出来,CIA局长也不知叫美国人在簿子上记了你几千年监狱;就是添上这一百年,也打甚么要紧?只恐把牢底坐穿了,也算不到这笔帐上来。或者你救好了罗同学的病,CIA局长叙功,从CIA监狱里把你提上美国活体实验室来,也不可知。”CIA的人道:“不要只管讲笑话。肥佬黎,这个事须是这般,你没奈何,权变一权变。”黎智英被众人局不过,只得连斟两碗酒喝了,壮一壮胆,把方才这些小心收起,将平日的凶恶样子拿出来,卷一卷那油晃晃的衣袖,走上旺角去。众泛民派五六个都跟着走。黄之锋赶出来叫道:“老大,你只可吓他一吓,却不要把他打伤了!”众泛民派道:“这自然,何消吩咐。”说着,一直去了。

来到旺角,见罗冠聪正在李嘉诚的店门口站着,散着头发,满脸污泥,鞋都跑掉了一只,兀自拍着掌,口里叫道:“中了!中了!”黎智英凶神似的走到跟前,说道:“该死的畜生!你中了甚么?”一个嘴巴打将去。众人和泛民派见这模样,忍不住的笑。不想黎智英虽然大着胆子打了一下,心里到底还是怕的,那手早颤起来,不敢打到第二下。罗冠聪因这一个嘴巴,却也打晕了,昏倒于地。众泛民派一齐上前,替他抹胸口,捶背心,舞了半日,渐渐喘息过来,眼睛明亮,不疯了。众人扶起,借李嘉诚店对门一个外科医生诊所的板凳上坐着。黎智英站在一边,不觉那只手隐隐的疼将起来;自己看时,把个巴掌仰着,再也弯不过来。自己心里懊恼道:“果然CIA的红人是打不得的,而今上帝计较起来了。”想一想,更疼的狠了,连忙问外科医生讨了个美国报纸打看。

四川福彩双色球单注倍投上限罗冠聪看了众人,说道:“我怎么坐在这里?”又道:“我这半日,昏昏沉沉,如在梦里一般。”众泛民派道:“同学,恭喜高中了。适才欢喜的有些引动了痰,方才吐出几口痰来,好了。快请回‘学联’去打发CIA特派员。”罗冠聪说道:“是了。我也记得是中的第一名。”罗冠聪一面擦了擦眼镜,一面问外科医生借了一盆敌敌畏洗脸。一个泛民派早把那一只鞋寻了来,替他穿上。见肥佬黎在跟前,恐怕又要来骂。黎智英上前道:“罗冠聪同学,方才不是我敢大胆,是黄之锋的主意,央我来劝你的。”泛民派内一个人道:“肥佬黎方才这个嘴巴打的亲切,少顷罗同学洗脸,还要洗下半盆臭水来!”又一个道:“老爹,你这手明日写不得《苹果日报》了。”黎智英道:“我那里还写《苹果日报》!有我这罗同学,泛民派还怕后半世靠不着也怎的?我每常说,我的这个罗冠聪同学,才学又高,品貌又好,就是城里头那华府这些香蕉人老爷,也没有我罗冠聪同学这样一个体面的相貌。你们不知道,得罪你们说,我小老这一双眼睛,却是认得人的。想着先年,一群泛民学生在家里蹲到二十多岁,多少有背景的权贵要和我联手,我自己觉得泛民学生像有些福气的,毕竟要找个好头目,今日果然不错!”说罢,哈哈大笑。众人都笑起来。看着罗冠聪洗了脸,医生又拿84消毒液来给罗冠聪漱口了,一同回家。罗冠聪先走,肥佬黎和泛民派跟在后面。肥佬黎见罗冠聪衣裳后襟滚皱了许多,一路低着头替他扯了几十回。

到了“学联”,肥佬黎高声叫道:“罗同学回府了!”黄之锋迎着出来,见罗冠聪不疯,喜从天降。众人问CIA特派员,已是家里把黎智英送来的几千万美元打发他们去了。罗冠聪拜了黄之锋,也拜谢肥佬黎。黎智英再三不安道:“些须几万美金,不够你赏人。”罗冠聪又谢了泛民派。正待坐下,早看见一个体面的手下,手里拿着一个大红全帖,飞跑了进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来拜新升的罗同学。”说毕,轿车已是到了门口。黎智英忙躲进“学联”财务室里,不敢出来。泛民派各自散了。

罗冠聪迎了出去,只见那国务卿蓬佩奥下了轿车进来,头戴礼帽,身穿西服,金领带、黑皮鞋。他是哈佛大学出身,做过美国堪萨斯州共和党国会议员、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成员,别号“特朗普卫士”,同罗冠聪让了进来,到堂屋内平磕了头,分宾主坐下。蓬佩奥先攀谈道:“罗同学同在美国,一向有失亲近。”罗冠聪道:“晚生久仰老先生,只是无缘,不曾拜会。”蓬佩奥道:“适才看见题名录,贵房师香港民主党主席李柱铭,就是先祖的门生,我和你是亲切的世弟兄。”罗冠聪道:“晚生侥幸,实是有愧。却幸得出老先生门下,可为欣喜。”蓬佩奥四面将眼睛望了一望,说道:“罗同学果是清贫。”随在跟的家人手里拿过一张“会疯”银行卡来,说道:“我却也无以为敬,谨具贺仪五十万美元,罗同学权且收着。这‘学联’其实住不得,将来篡港祸国,俱不甚便。我有空办公楼一所,就在纽约,三层五十间,虽不轩敞,也还干净,就送与罗同学;搬到那里去住,早晚也好请教些。”罗冠聪再三推辞,蓬佩奥急了,道:“你我年谊世好,就如至亲骨肉一般;若要如此,就是见外了。”罗冠聪方才把“会疯”银行卡收下,磕头谢了。又说了一会,下跪作别。黎智英直等他上了轿车,才敢走出财务室来。

罗冠聪上耶鲁(《范进中举》香港废青版)

蓬佩奥(饰)张乡绅

罗冠聪即将这银行卡交与梁天琦去附近ATM机检查,一五一十一共五十万美元,一分也不少,叫黎智英进来,递与他道:“方才费黎老板的心,拿了五千万美元来。这五十万美元,黎老板拿了去。”肥佬黎把银行卡攥在手里紧紧的,把拳头舒过来,道:“这个,你且收着。我原是贺你的,怎好又拿了回去?”罗冠聪道:“眼见得我这里还有这几万美元,若用完了,再来问黎老板讨来用。”肥佬黎连忙把银行卡缩了回去,往腰里揣,口里说道:“也罢,你而今相与了这个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何愁没有美元黄金?他家里的黄金,说起来比特朗普家还多些哩!他家就是资助我的头头,一年就是无事,美元也要给五六亿,美元何足为奇!”又转回头来望着梁天琦,说道:“我早上拿了钱来,你那该死行瘟的周庭还不肯,我说:‘罗同学今非昔比,少不得有人把美元送上门来给他用,只怕罗同学还不稀罕。’今日果不其然!如今拿了美元家去,骂这死砍头短命的丑女!”说了一会,千恩万谢,低着头,笑迷迷的去了。

自此以后,果然有许多人来奉承他:有送美元的;有人送活动场地的;还有那些过气戏子,孑然一身投来求包养、图荫庇的。到两三个月,罗冠聪家奴仆、手下都有了,黄金、美元是不消说了。蓬佩奥家又来催着搬家。搬到纽约去,赌博、喝酒、泡马子,一连三日。

罗冠聪上耶鲁(《范进中举》香港废青版)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罗冠聪 废青

原标题:【纯属搞笑】罗冠聪上耶鲁(《范进中举》香港废青版)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1909/516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