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罗斯:金融大鳄or美国政府的“编外高官”——揭秘一个颜色革命幕后大佬

从索罗斯针对中国的所作所为可知,这个索罗斯的本职工作是搞政治的,说是政客不为过,而他在1990年代搅乱金融市场的,金融大鳄的形象,其实是他的副业。所以,对他金融炒家的形象,我们要做更正了——他就是美国政府里一个“不在编”的高官!索罗斯,及其基金组织的破坏力虽然大,但是,正如病毒入侵人体需要条件一样,时机和内应的作用更要高度警惕。

【本文为作者长河红阳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题目好像有悖事实,索罗斯乃是一个金融投机客嘛。就算他很久没有在金融领域再折腾出大动静了,可还是公认的金融大鳄,从没有在美国政府任职,怎么可能是个美国高官呢?

索罗斯:金融大鳄or美国政府的“编外高官”——揭秘一个颜色革命幕后大佬

一、索罗斯通过股市期货投机和金融掠夺欧亚各国暴得大名,却掩盖了其真实身份

有如上印象,这实在是因为他几十年来股市投机和金融掠夺的名头过于响亮、过于招摇了。此人暴得大名是在上世纪90年代。1992年这一年,他做空英镑得手,把英国央行——英格兰银行打翻在地,暴赚10亿美元;最让他声誉到顶的是1997年7-10月,制造东南亚金融危机,以做空泰铢开始,横扫菲律宾比索、马来西亚林吉特、印尼盾、新加坡元,而后一路向北摧垮台币、韩元。只是在做空香港汇市、股市、期指时受了挫。虽然这样,但是丝毫也不影响他日见隆升的形象。他和美国另一个投机大炒家——靠着父母政商人脉捞金的巴菲特齐名,好似对峙双峰,成了世界各国投机炒家们膜拜的财神与偶像。就算是从1998年开始,索罗斯连走霉运,在俄罗斯投资巨亏20亿,最后不得不将自己亏损最重的一个基金关闭(量子新兴增长基金),以及将另两家亏损稍轻的基金合并,但是他的投机大名仍不见有多少折损。因为索罗斯在股票和期货市场上的操作太过耀眼,没人把他当作美国高官。实际上,索罗斯在金融领域里的兴风作浪,是在贯彻美国的国家意志。最典型的就是他做空英镑。

1972年,美国亲手摧毁了以美元为中心的固定汇率后,欧洲国家为了加强合作建立了一个相对稳定的货币区域,1972年3月13日,欧洲货币体制正式成立。到1992年2月7日,欧洲各国再接再厉,签署马斯特里赫特条约。统一的欧洲中央银行、统一的欧洲货币呼之欲出。在度过必要的过渡期后,统一的欧洲经济体就会形成,就会成为美国的经济的强劲对手。这是美国愿意容忍的吗?

1992年,欧洲货币体系不稳定,英国采取了盯住德国马克的汇率制度。德国经济发展迅猛,德国马克兑美元的汇率不断攀升;但英国却经济萧条,盯住德国马克,其实十分勉强。9月中旬,索罗斯开始进攻,大举放空英镑。英国政府屡次提高利率,又大举回购英镑,但未能阻挡英镑如雪崩般的跌势。英镑对马克的比价,在一天之内大幅下挫约5%;英国央行还在手忙脚乱,索罗斯已加大手笔抛售。一个月内,英镑再度重挫20%。英国政府不得不宣告,这场货币保卫战以失败告终,到9月16日,英过被迫退出1990年加入的欧洲汇率机制。除此之外,索罗斯还顺带做空意大利里拉,意大利也紧跟英国,宣布里拉退出欧洲汇率机制。欧洲国家建立统一央行,统一货币的计划被搅了个一塌糊涂!但是,欧洲统一经济体的愿望还是不为所动的继续推进,美国用1994年的波黑战争、1999年的科索沃战争继续给欧洲添堵!金融战争,与武器的战争齐上阵打击自己的竞争对手。

1997年,索罗斯囤积泰铢,大幅拉高股价和楼价。当泰国开始出现流动性问题苗头时,以索罗斯为代表的空头开始抛售泰国银行和财务公司的股票,导致泰国银行储户在泰国所有财务及证券公司发生挤兑。之后,他们狂抛股票、楼盘和泰铢。5月,泰国政府动用了300亿美元的外汇储备、150亿美元的国际贷款,试图挽救这场危机,但杯水车薪。6月,索罗斯再筹资金,继续猛攻泰铢,最终耗尽了泰国的外汇储备,还大举借债。泰国宣布放弃固定汇率机制,实行浮动汇率机制。

泰铢沦陷后,索罗斯们并不满足,决定再下一城,扩大战果。菲律宾比索、印度尼西亚盾、马来西亚林吉特相继成为攻击对象。其结果,就是引发了着名的98年东南亚金融危机,可谓横尸遍野,至今未能恢复元气。

东南亚金融危机中,他就在香港与中国有过一场恶战。大战来临5个小时前,在接受美国CNN采访时,索罗斯的代表志得意满地说,“港府必败”。结果呢?中国大陆广阔的战略纵深告诉他们,“东风不与索郎便”。尽管其私募基金不曾透露其盈亏数额,但外界估计,香港一役,索罗斯应当输掉了约10亿美元。

索罗斯对香港的金融攻击,那更是明摆着的,毁了香港这个金融中心,让中国政府接受一个烂成渣的香港!索罗斯可不仅仅是一个逐利的金融炒家!

二、利用NGO多番扶植颠覆他国的颜色革命,实属美国政府的“编外高官”

仅仅把索罗斯当做一个逐利的金融炒家可以吗?当然不可以。

索罗斯:金融大鳄or美国政府的“编外高官”——揭秘一个颜色革命幕后大佬

四川福彩双色球单注倍投上限作为美籍匈牙利犹太人的“金融大鳄”乔治?索罗斯一直有着双重身份,一方面,他是国际金融家,另一方面又是慈善家和社会活动家,其掌控的开放社会基金会(Open Society Foundations,缩写为OSF)目前有37个地区办公室,在100多个国家和地区设有项目。开放社会基金会称,他们致力于建立“有活力、有包容的民主体制,政府值得信任,并且开放全民参与”。但是,实际上索罗斯却利用其在全世界到处搞颜色革命,到处掀起“变天”的政治动乱,居然还屡屡得手。它所进行的活动大都有浓厚的政治色彩,通过在其他国家教育、媒体、医疗卫生、法制、艺术、交通、经济和人权等领域进行的援助和扶贫等活动,大肆输出西方的意识形态和价值观,尤其是在所在国的“街头政治”中发挥着重要作用。如2003年以来,格鲁吉亚、乌克兰和吉尔吉斯斯坦三个独联体国家相继发生“颜色革命”,国家政权被颠覆,反对派纷纷上台。这些“变天”的勾当,祸首都是以开放社会基金会为代表的非政府组织。索罗斯发起成立的这个基金会现在已经是声名狼藉,因为四处搞颜色革命,被东南欧各国指为公害:

【近期,马其顿、罗马尼亚、匈牙利、阿尔巴尼亚、塞尔维亚和克罗地亚等东南欧国家政府和媒体频频发声,指责索罗斯基金会是“伪非政府组织”的主要代表,其煽动民众对现政权的敌对情绪,推波助澜激化社会矛盾,面目虚伪且狰狞,批评以索罗斯基金会为首的一些境外非政府组织是造成国家政局不稳、社会动荡和暴力冲突的重要原因。
美国亿万富翁乔治?索罗斯不但是闻名全球的金融大鳄,也是参与渗透和颠覆他国政权的老牌玩家。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索罗斯就通过旗下的索罗斯基金会和开放社会基金会向全世界输出美国的意识形态和价值观念,他将“开放社会”理念作为招牌,利用援助和扶贫装点门面,意图在那些他自认为“不够民主”的国家掀起“民主浪潮”,策动“颜色革命”,实现政权更替,最终为他自己的金融投机铺路。
……
索罗斯的“戏法”一度在乌克兰、格鲁吉亚和吉尔吉斯斯坦等国屡屡得手,但近年来却被一些深受其害的东南欧国家看穿,“索罗斯”近来成为这些国家政府及社会各界人士激烈抨击和反对的高频词。
……
罗马尼亚不久前爆发了大规模街头抗议活动,政府支持者认定索罗斯的代理人鼓动和发起了此次活动。罗马尼亚执政党社会民主党主席、众议院议长德拉格内亚将造成社会动荡的矛头直接对准索罗斯,称此人及其基金会在罗马尼亚活动多年,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一直在罗马尼亚培养邪恶力量,资助的主要活动对国家没有什么好处,政府必须加强对受其控制的非政府组织的管控。
……
作为中东欧地区重要欧盟成员国的匈牙利也没有被索罗斯放过。去年12月,匈牙利总理欧尔班宣布,匈牙利政府将立即启动反索罗斯行动,打击任何与索罗斯有关联的组织,称“每个国家都想把索罗斯赶走,2017年匈牙利将用尽一切办法将索罗斯及其势力赶出去”。
《东南欧不欢迎“颜色革命”》,《光明日报》(2017年03月06日08版)】

因为上述所作所为,索罗斯的基金会在多国被禁:

【2015年,索罗斯基金会在俄罗斯被禁。俄方称其为“不良分子”,对俄罗斯的安全和宪法秩序构成威胁。2017年11月,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指责索罗斯试图分裂土耳其,随后索罗斯基金会决定停止在土耳其的运营。匈牙利总理欧尔班?维克托一直指责索罗斯基金会及其资助的非政府组织操控移民和阴谋破坏欧洲的文化结构。2018年初,匈牙利政府以国家安全为由,宣布了“阻止索罗斯”的一揽子法案。在此情况下,索罗斯基金会在同年5月15日发表声明撤出匈牙利。
《培养“港独”分子,操盘反华事件……扒开这些美国非政府组织的“画皮”》https://wap.xinmin.cn/content/31557013.html】

三、师承着名反共哲学家,誓为“将颜色革命进行到底”奋斗终身

如何进行“(颜色)革命”,索罗斯有心得,他曾经说过:

【“革命”不应该被引向防御工事,不应在街道上,而应在平民的思想里。这种“革命”是和平的、缓慢的、渐进的,但从不间断。到最后,它终将导致“民主”在一些国家中诞生。(摘自《乔治?索罗斯传记》)】

这是他关注并参与颠覆活动的总结心得。也是我国亲西方公知和推墙党激赏的“日日有进步,天天在拱卒”的和平演变精神。说他不是为美国政府效力,打死都没人信。

不过他进行这样的罪恶勾当,不是在本世纪初才开始的,在上世纪80年,他就介入到这类活动中去了,而且,还有一点毁家济天下“公心”——拿出自己的钱干这些罪恶勾当。他有几个钱?他撑得起这门面吗?这要回溯他的一些往事:

从公开的信息看,索罗斯是个很有些天分的金融炒家。1969年,他和另一个着名的投机炒家吉姆?罗杰斯合资25万美元成立“双鹰”证券投机基金。十年后的1979年,这个基金的财富就增殖到7000万美元。这一年他把这个基金改名为“量子基金”。同年,合伙人吉姆?罗杰斯与他分道扬镳,带走属于自己的20%份额——1400万美元。此时的索罗斯身家5600万美元。凭着这笔巨额的资金,索罗斯发起、成立“开放社会基金”,基金运作目标:

【开放封闭的社会,使开放社会更好的成长,和推广批判性思维模式】

所谓“封闭的社会”,以他的实践看,就指社会主义阵营中的国家;“开放”,那就意味着破坏,乃至于颠覆。这明白无误的表明了索罗斯以及这个基金要做些什么。

首先,这个“开放社会基金”的得名,得自他的精神导师卡尓?波普尔的《开放社会及其敌人》,起这个名字有对精神导师致敬的意思;《开放社会及其敌人》一书一出版,

【就因其对柏拉图和马克思思想体系中所蕴涵的极权主义倾向的毫不留情的揭露,而受到众多哲学界人士的攻击。另一些知识分子则不屑一顾,这并不令人惊讶,因为,很多人长期昧于苏联共产主义的失败前景,对任何人胆敢把马克思主义与纳粹主义相提并论都暴跳如雷。尽管如此,波普尔此书仍拥有广泛的读者,并对左右两派都产生了深远影响尤其受到左派的攻击。(陈洪着. 《科学的沉思和沉思的科学 论科学研究、科学热点、科学方法》[M]. 2008)】

《国家评论》(National Review)列过一个20世纪最重要非虚构类作品的书单,此书排第六位。以赛亚?伯林(Isaiah Berlin,被称为20世纪最着名的自由主义知识分子之一,对自由主义理论的论述影响深远)在1963年写道:

【“是当今学者对马克思主义哲学和历史学说最细密、也是最大胆的批判。”】

乔治索罗斯曾在伦敦经济学院师从波普尔,深入地研读过《开放社会及其敌人》,对此深信不疑。波普尔在冷战之初所揭示的政治哲学,如今被其在多个国家付诸实践。

其次,索罗斯和卡尔?波普尔都是欧洲犹太人,都在纳粹德国的种族灭绝政策下被威胁(波普尔、)吃过苦头(索罗斯),在卡尔?波普尔的学问里,纳粹这样的种族灭绝政权理所当然的是“封闭社会”。

索罗斯把基金会的第一桩“业务”选在南非,也是对外显示他是波普尔的正宗衣钵传人,向南非这个种族主义堡垒宣战。不过,南非是资本主义国家,而且当时(1980年)就是极少数白人在奴役绝大多数黑人的种族主义国家,也是白人利益至上的国家。这样的特点,与种族主义立国的资本主义美国一般无二,美国的权势精英把这样的国家引为同道。把这个南非定义为“封闭式社会”,要“开放(破坏、颠覆)”它,这是和美国权势精英作对!这么做风险很大,所以,这个选在南非的第一笔“开放业务”,只能是说说而已的无果而终,不可以当真干的。

但是当他把目标转移到中欧,却敢全力以赴,并且有不菲收获,1980-1981年,他支持捷克1977宪章运动和波兰团结工会,这两笔“投资”,最后在这两个国家改旗易帜中都有大作用。1984年,他在自己的祖国匈牙利,1986年在中国,1987年在波兰,1988年在苏联,都建立了基金会。除了1989年,在中国的基金会被关闭外,随着苏联解体,他的“开放社会基金”生意兴隆,1999年止,共有31家分支。在苏联22个加盟共和国里都有这个基金的分支机构在活动。

颇值玩味的是,在苏东剧变前进入东欧、苏联的这个“开放社会基金”,在运作时,根本不需要索罗斯向当地信徒解释何为“开放式社会”,那里的信徒们对“开放社会”的理解,比索罗斯本人还要好,这种“好”,是那种不知如何向外表达,一切却尽在不言中的心领神会。

其实抛开索罗斯的这些语言包装,“开放社会基金”就是来瓦解、颠覆这些社会主义国家的,而这个基金的拥趸、信徒们——那些东欧国家与苏联的叛国者们,对出卖、颠覆自己祖国远比索罗斯这个“外来户”的破坏、颠覆更在行,破坏力更大。鬼子其实很不厉害,汉奸才是最凶残!

这个索罗斯,并没有在美国政府里任职,可是他做的事情和CIA是一模一样的。说他是个“不在编”的美国高官,这是合乎事实的!

四、祸乱中国三十余年,长期投入巨额资金,民yun、港独、zang独事件从不缺席

索罗斯的这个基金会不光在这些国家为非作歹,还在我们国家有罪恶勾当,这是很多国人不知道的。

【1986年,他(索罗斯)成立了一个“改革开放基金会”,每年出资不少于100万美元,资助中国改革和开放的研究活动。1986年10月到1989年5月,两年多的时间,索罗斯共计赞助了中国将近300多个项目,总赞助额约250万美元。该笔资金主要用于派遣赴美学者以及接待美国来华人员、进口美国和西方社会科学书刊、建立讨论性质的沙龙,以及资助文化产业。1989年,索罗斯基金会撤离中国,从此在中国销声匿迹。
2006年6月,《公益时报》报记者在对境外基金会的全面调查过程中,赫然发现:索罗斯和他的开放社会基金会,悄然出现在中国一家叫中国草根NGO“爱知行”的民间组织的资金捐赠者名单上。索罗斯基金会捐赠时间是2005年度,金额是23.5952万美元,相当于人民币近200万元。
另外,“开放社会研究所”希望能储备足够的资源,在中国设立分部,在未来的日子里为广大的中国人服务。近年来的多次会议上,开放社会研究所及索罗斯基金会都表达了对中国经济的关注。在2002年末的一次论坛上,开放社会研究所对刚刚结束的亚太经合组织峰会
给予了极大关注,订论重点之一就是中国的崛起及其在亚太经济链中的不可替代性。
据“爱知行”的负责人介绍,他们是在2003年度开始接受索罗斯基金会和开放社会研究所的资助。这种资助一直在延续,“目前,开放社会研究所为我们提供总体性的支持,包括爱知行研究所的行政部分、政策项目、教育项目和法律人权项目,以及通过爱知行研究所与更
多组织分享的资金部分。”爱知行负责人告诉本报记者,开放社会研究所和爱知行研究所之间的合作是直接进行的,通过项目合同,资金直接打入爱知行的账号。
(李壬杰编着,《索罗斯的传奇人生》,中国经济出版社,2010.01,第216-217页)】

从文字上看,这个组织是在那年春夏之交的事件之后,索罗斯被迫选择离开了中国。对于被迫离开中国,索罗斯很不甘心,2004年8月这个“开放社会基金会”总裁又对我国进行考察,还是要做重返中国的准备。2005年,索罗斯基金会为中国非政府组织及相关机构捐赠了共计近200万美元的款项买“进场票”,款项的用途也很别致:支持法律援助、公共利益诉讼、环境保护以及艾滋病防治等。

法律援助、公共利益诉讼、环境保护,无论哪一方面与具体的案件、事件结合都可能弄出社会影响很大的热点事件,都会吸引公众对法律法规的瞩目与论争,如果对这样的论争与瞩目被别有居心者施以引导,不排除被带了节奏的公众舆论会裹挟政府在这些方面的举措,影响到国家法律、法规向坏的方向变动,这些都是应该警惕的。这个基金会重返中国要干什么?它目的单纯么?这可不是一盏省油的灯!而且,事实上,这个组织早已在中国行动了,只不过动作更为低调隐秘。

其实,索罗斯基金会在香港特别行政区的活动近年来很是活跃,而且像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一样重点渗透香港大学。2017年3月香港《大公报》翻查DC Leaks网上公开索罗斯的“开放社会基金会”内部机密文件,独家披露了索罗斯基金会从2015年起活跃于戴耀廷现职的港大法律学院、比较法与公法研究中心以及新闻与传媒研究中心,合办多个工作室、“公民领袖计划”、“人权奖学金”及环球学术研讨会等,并且还出资给戴耀廷出版书刊。在香港“街头政治”的背后,索罗斯基金会显然脱不了干系。香港的司法系统早被西方白种人掌控,对西方敌对势力在香港的肆意妄为一直抱有乐观其成的立场,进而使香港警务系统治乱、防暴的能力形同虚设(如黄之锋,以及“黄尸”们的抓抓放放):

索罗斯:金融大鳄or美国政府的“编外高官”——揭秘一个颜色革命幕后大佬

以上是2015年的旧闻,当时的报道这样写道:

【屡次在多国推动“颜色革命”的国际“金融大鳄”索罗斯,计划资助香港大学法律学院进行人权项目研究,企图把“革命资金”渗透香港校园。……港大法律学院计划收受索罗斯一笔巨额的“秘密捐款”,声称是资助法律学院进行人权项目研究。……事件瞬间激发社会反弹,各界狠批索罗斯把“革命资金”渗透校园,企图将港大打造成“颜色革命”的桥头堡。……多年来,索罗斯公然透过旗下的开放社会基金等,在多国推动“颜色革命”,资助国际民间团体推翻外国政权。翻查资料发现,索罗斯成立开放社会基金至今,资助的“革命资金”支出高达约936亿港元,包括资助前苏联及东欧国家发动“颜色革命”。】

再看:

索罗斯:金融大鳄or美国政府的“编外高官”——揭秘一个颜色革命幕后大佬

这是2017年3月的近闻:

【戴耀廷每逢选举必“搞局”,令人质疑是否受势力操控。索罗斯成立的“开放社会基金会”近年活跃于香港高教界。……“占中”黑手戴耀廷下周将重启特首选举公投,原来他与国际金融大鳄索罗斯成立的开放社会基金会(Open Society Foundations)关系千丝万缕。……索罗斯曾公开承认,旗下的基金会参与东欧多国包括1998年斯洛伐克,1999年克罗地亚,2000年南斯拉夫的政权变动,基金发挥作用推倒梅奇亚尔,图季曼及米洛舍维奇等政权。】

索罗斯:金融大鳄or美国政府的“编外高官”——揭秘一个颜色革命幕后大佬

这是去年更近的信息:

【FCC(美国联邦通讯委员会)与2014年违法“占中”的核心参与者关系密切,包括壹传媒创办人黎智英。大公报记者调查发现,FCC内部会议纪要文件显示,壹传媒旗下的《苹果日报》、煽动他国反政府势力的开放社会基金会金主索罗斯,被质疑曾资助FCC旗下的“人权新闻奖”。……早于2014年5月14日举行的新闻自由委员会上,FCC就曾考虑寻求索罗斯资助的开放社会基金会,捐款支持人权新闻奖的运作。会上提到,基金会在香港设有办事处,负责人是Tom Kellogg。大公报去年曾报道,基金会与Kellogg不时同违法“占中”发起人戴耀廷任职的港大法律学院合办活动。】

而就在现今香港的暴乱中,他做的事情又再一次被披露出来了:

索罗斯:金融大鳄or美国政府的“编外高官”——揭秘一个颜色革命幕后大佬

索罗斯:金融大鳄or美国政府的“编外高官”——揭秘一个颜色革命幕后大佬

【美国金融大鳄索罗斯1998年狙击香港大败后,一直视香港为眼中钉。有消息指出,索罗斯近月又企图做空港股谋利,此番更与叛国乱港“四人帮”之首黎智英联手策动金融战配合颜色革命。而外资投行集体下调香港经济预测及惠誉下调香港信贷评级,更是配合索罗斯之举。消息认为,香港动乱持续数月,运作资金以亿元计,作为全球颜色革命的最大金主,索罗斯对当前香港局势深度介入,香港金融市场更须未雨绸缪,防范风险。
在毫无预兆下,港交所电子交易系统(HKATS)于9月5日出现严重故障,并决定下午二时起暂停衍生产品市场交易,港交所解释供应商提供的交易系统软件出现问题所致。有消息指,港交所“趁机”打大鳄,而这个大鳄就是企图卷土重来的索罗斯。
消息称,索罗斯一直对98年做空香港大败心有不甘,此番再藉暴乱卷土重来,不仅准备足资金发动金融战,配合搞颜色革命。索罗斯利用其控制的基金会,通过壹传媒黎智英支持近期乱港行动,出人工、出装备,煽动青年上街,目的是让香港持续动荡,令香港金融市场大幅向下甚至崩盘,进而谋取暴利。】

可见,索罗斯从来就没有放弃在香港发动颜色革命的念头,并实实在在地干了,而且是屡次干。香港乱局的背后,总是少不了他的黑手。当然,不只是香港,索罗斯对西藏的兴趣也很大:

索罗斯:金融大鳄or美国政府的“编外高官”——揭秘一个颜色革命幕后大佬

【本报讯 香港《明报》4月17日发表文章,题目是《美暗中策动西藏‘颜色革命’》,作者是《石油战争》一书作者、现居德国的美国着名国际政治学者威廉?恩达尔。文章摘要如下。
美国在北京奥运前夕煽动西藏骚乱,显然决心跟北京玩一场极端危险的地缘政治游戏,显示布什政府近来破坏中国稳定的策略升级。布什去年10月首次公开会见dalai喇嘛,为今次西藏行动开了绿灯。这场“颜色革命”的幕后策划人耳熟能详,包括美国的“国家民主基金会”、中情局门面机构“自由之家”(自由之家的主席包柏漪是“国际声援西zang运动”成员)以及绍罗什(又译索罗斯)出钱的“利众基金会”。】

老而不死,谓之贼!用在索罗斯身上再合适不过了!这两天,这个“皓首老贼”,又把矛头对准了我国华为:

索罗斯:金融大鳄or美国政府的“编外高官”——揭秘一个颜色革命幕后大佬

从索罗斯针对中国的所作所为可知,这个索罗斯的本职工作是搞政治的,说是政客不为过,而他在1990年代搅乱金融市场的,金融大鳄的形象,其实是他的副业。所以,对他金融炒家的形象,我们要做更正了——他就是美国政府里一个“不在编”的高官!

索罗斯,及其基金组织的破坏力虽然大,但是,正如病毒入侵人体需要条件一样,时机和内应的作用更要高度警惕。

把这样的索罗斯,与他的“开放社会基金”放进中国,把波普尔胡言乱语的“学问”放进中国,那比喝毒药都让人难以接受!那是自掘坟墓!不过,咱国就是有一伙人在劝国人,把索罗斯当作朋友,并想赶紧的把他请进来吧:

索罗斯:金融大鳄or美国政府的“编外高官”——揭秘一个颜色革命幕后大佬

【长河红阳,察网专栏作家】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theory/201909/515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