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普世价值”的工具性本质

“普世价值”是资本主义国家对内实施统治、对外进行扩张的行为解释工具,具有内容主张的绝对性、具体实践的排他性、价值追求的虚伪性等特征。回顾历史,“普世价值”是西方的独特产物,从产生到发展大体经历了宗教传播工具、神权统治工具和资本统治工具三个阶段。“普世价值”蕴含西方资本主义的制度内容,本质上是西方文化霸权的话语工具、政治霸权的战略工具和资本逻辑的利益工具。

论“普世价值”的工具性本质

“普世价值”是西方资产阶级反对封建政治制度的产物,是以资本主义国家为主体推行的价值观,属于一种工具性理论,呈现出“由内而外”的发展态势。近年来,西方发达国家借助“普世价值”这一极富煽动性的工具对我国进行思想渗透,对国内主流价值观造成了一定冲击,致使人们对“普世价值”的工具性本质存在模糊认识,如果这种模糊认识处理不当,将严重威胁我国意识形态安全。因此,深刻分析“普世价值”的工具性本质,破除人们思想上的迷雾,坚定正确政治立场,是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夺取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胜利的迫切需要。

一、“普世价值”是一种工具性的理论存在

美国着名国际关系理论家肯尼思·华尔兹认为:

【“理论是一种工具,它试图有助于对某一加以限定的行为领域加以解释。”[1]13】

从这个角度而言,作为一种社会思潮,“普世价值”是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大力倡导的一种价值理念和理论主张,在资产阶级确立统治地位以后,“普世价值”就被当作其对内实施统治、对外进行扩张的行为解释工具,成为一种工具性的思想理论。?

理解“普世价值”的关键在于把握其核心内涵和特征。“普世”一词源自希腊文oikoumene,意为“整个有人居住的世界”,由拉丁文oecumenicus意译而来,除“普遍”之意外,还含有“根”的意思,是一个富含价值意义的词。对于何谓“普世价值”?若从政治发展的工具角度来理解,我们认为其内涵主要包括以下方面:内容上指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大力倡导的自由、民主、人权等价值理念;适用对象包括一切人、国家和地区;适用时间指一切时代,具有空间上的广泛性和时间上的无限性。作为一种工具性的理论存在,“普世价值概念的提出主要是出于一种政治需要”[2]。为维护资本主义私有制和特权,资产阶级以抽象人性论为基础,通过形而上学的方法推导出一种“完美无瑕”“普遍适用”的西方价值观,从而占据道义的制高点,以此遮蔽资本主义的真实目的。也就是说,“普世价值”是资产阶级寻求统治合法性的政治工具。即便资产阶级用“普世价值”将资本主义制度标榜的无懈可击,但也难掩资本主义的弊端。从内部来讲,资本主义国家把医生、教师等一切人员都变成为资本家服务的工具,使人从属于资本;从外部来看,资产阶级试图把自己的思维方式和价值理念强行推广到世界各国,成为其控制世界的工具。

在经济全球化深入发展的时代背景下,“普世价值”作为西方的政治工具,凸显以下主要特征:

第一,内容主张的绝对性。价值体现的是客体满足主体的需要和意义,作为主体的个人“不是他们自己或别人想像中的那种个人,而是现实中的个人”[3]151。西方资产阶级从自身利益出发,不顾时空条件、忽视群体差异、漠视个别和具体,大力粉饰“普世价值”,认为资产阶级的特殊价值就是全人类的普适性价值,西方的局部经验能成为世界性原则。但是,人类社会实践是不断发展的,“现实的人”的价值观也会不断发展,并不存在永恒不变的价值观,脱离实际和“现实的人”而得出的任何价值都是空洞的,这类似于经院哲学所争论的一些荒唐问题,如“天堂里的玫瑰花有没有刺”“一根针尖上能站多少个天使”等。

第二,具体实践的排他性。近代欧洲在现代化道路上长期处于领先地位,这种经济发展的优势必然反映在思想文化领域。借助“普世价值”获取利益的西方资产阶级,因尝到经济发展的甜头,不会轻易丢掉有利于获取利益的“普世价值”,自认为是指导过去、当前以及未来人类一切社会发展的“万能钥匙”,排斥一切与自身不同的价值观。在具体实践中,

【“‘普世价值’力图渲染的价值是,现代化道路只有一条,现代国家的构架只有一种,核心价值观当然也只有一个,那就是已经定型的资本主义制度及其核心价值”[4]。】

但是,世界从来就不是单一的,世界上没有两片完全相同的叶子,在思想价值方面更是如此,玫瑰花和紫罗兰将散发不同的芳香。

第三,价值追求的虚伪性。建立在资本主义私有制基础上的“自由、民主、平等、博爱”等表面上是保护人民的权利,本质上却掩盖着维护资产阶级特权的真正目的。这些以资本主义私有制为基础的“普世价值”都是受财产限制的。例如,法国《人权宣言》主张保护的私有财产权是指资产阶级的财产权。马克思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中指出:在资产阶级的价值理念中,“现实的个人利益往往被说成是普遍的利益”,因而“也就愈发下降为唯心的词句、有意识的幻想和有目的的虚伪。”[5]331为了达到目的,资产阶级把本阶级的价值主张幻化为全人类的价值追求,以“普世价值”之名行资本主义霸权之实,其虚伪性暴露无疑。

“普世价值”因其绝对性而似乎拥有真理的光辉,因其排他性而似乎具备意识形态渗透的合法性,因其虚伪性而似乎具有推行霸权的合理性。然而,金融危机暴露了西方自由的弊端、贸易保护主义反映了西方民主的缺陷、武力侵略他国揭露了西方人权的真面目,所谓“普世价值”的“美好”和现实中的丑陋形成了鲜明对比,这是西方以“普世价值”为工具对其政治制度进行自我标榜,充满着唯我独尊的傲慢色彩、弥漫着飞扬跋扈的霸权气焰,我们必须深入分析其根源和本质。

二、“普世价值”作为西方的思想工具而产生和发展

“普世价值”是西方社会发展的独特产物,

【“它从宗教的普世主义,到神学家和宗教伦理学家倡导的普世伦理,再到现在成为西方强势话语的所谓普世价值,经历了很长一个历史过程”[6]210。】

作为一种思想理论工具,“普世价值”大体经历了宗教传播工具、神权统治工具和资本统治工具三个阶段。

(一)“普世”概念作为基督教的传播工具而产生

从起始性的角度来看,“普世”的概念源于西方基督教,服务于基督教的传播和扩张。基督教主张教会的建立不受种族、文化和阶级差异的约束,具有超越地域和民族界限的传教机制,“自希腊化时期以来,西方传统对普遍性的追求体现在基督教的‘普世主义’中”[7]。公元1世纪,基督教在巴勒斯坦一带产生,在基督教初期向外传播的时候,摆在其面前的一个重要难题就是打破种族壁垒(例如“去犹太化”),这样,“普世”的概念就作为基督教的传播工具而产生。公元325年,皈依基督教的罗马帝国君士坦丁大帝统一了基督教教义,使得基督教从理论上具有了“普世性”的可能。公元392年,罗马皇帝狄奥多西一世正式宣布基督教为国教,基督教的“普世主义”第一次正式嵌入罗马政治文化当中,成为帝国占统治地位的意识形态,“普世主义”得以广泛传播。

(二)“普世性”价值作为封建神权的统治工具而登上政治舞台

在中世纪西欧,基督教会神权政治思想得到发展,教权与王权的斗争不断,“普世主义”被教会用来作为对抗以君主为世俗权威的思想工具。教会既是一个宗教组织,也是政治上的统治力量,教会权力在13世纪初达到鼎盛,成为欧洲维护封建制度的主要支柱。至此,教会迈入统治阶层,“普世性”价值进而登上政治舞台。中世纪后期,无论是主张把人性从宗教束缚中解放出来的文艺复兴,反对天主教精神独裁的宗教改革,抑或是反对封建专制制度的启蒙运动等,“都热衷于探索真实信仰的源头,进而探索隐藏在自然世界和人类历史之中的源自上帝的‘普遍规则’,其结果是基督教世界观的‘世俗化’”[8],宗教的“普世”概念因而也逐渐融入到西方政治体系中,“普世性”价值因而成为封建神权统治的工具。

(三)“普世价值”作为资本主义的统治工具而发展

【“现如今被西方社会标榜为‘普世价值’的自由、平等、民主、人权等观念,实际上产生并服务于资产阶级反抗封建主义和神权政治的斗争”[9]。】

“普世价值”是资本主义为反对封建统治、进行对外扩张和推行霸权等行为寻找借口,其工具性作用从西方内部延伸到全球。

第一,早期资产阶级革命阶段,“普世价值”是资产阶级反封建的思想武器。从17世纪中期到19世纪初,资产阶级革命是当时历史发展的必然趋势。在革命初期,由于欧洲封建势力仍比较强大,资产阶级必须拥有属于自己的新价值观,才能打破封建神学思想的枷锁,动员更多的力量推翻腐朽的封建政治制度。在启蒙运动的作用下,启蒙思想家们将资产阶级的自由、民主、人权等观念标榜为“普世价值”,为建立资产阶级政权而奔走呼号,“普世价值”从此被纳入到资本主义政治制度层面,成为资产阶级反封建的思想武器。

第二,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以前,“普世价值”是资本主义国家对外扩张的借口。“自资本主义在西欧兴起以来,一部世界近代史,就是资本主导逻辑驱动下的资本主义全球扩张史”[10],19世纪末20世纪初,自由竞争资本主义发展为垄断资本主义,其主要特点是对外扩张。为追求利润最大化,垄断资本以“普世价值”为借口,既在国内建立垄断统治,又把统治势力向国外扩张,

【“它迫使一切民族——如果它们不想灭亡的话——采用资产阶级的生产方式;它迫使它们在自己那里推行所谓的文明,即变成资产者。一句话,它按照自己的面貌为自己创造出一个世界”[3]404。】

例如,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日本把对外侵略标榜为建立“大东亚共荣圈”。

第三,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至今,“普世价值”是西方推行霸权主义的说辞。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后,垄断资本对世界的统治由旧殖民主义转为新殖民主义。冷战时期,以美国前国务卿杜勒斯为代表的一批西方政治家提出了和平演变社会主义国家的战略,苏东剧变,以美国为首的资本主义国家赢得了冷战胜利,“普世价值”在这场较量中立下了“汗马功劳”。进入21世纪,和平与发展成为时代主题,但出于维护既得利益和建立世界霸权的需要,西方借助“普世价值”推行霸权主义可谓变本加厉,例如,以“追求民主”为借口发动颜色革命、以“反恐”的口号轰炸叙利亚、以“贸易自由”的名义对中国加征关税。

回顾历史,“普世价值”呈现出一种“由内而外”的发展状态,它从西方社会内部产生进而向世界各地蔓延,其工具性本质从未因时代的变化而改变。美国原国务卿亨利·基辛格在《论中国》一书中指出:

【“美国自建国以来笃信自己的理想具有普世价值,声称自己有义务传播这些理想。这一信念常常成为美国的驱动力。”[11]511】

“普世价值”仿佛成了西方发达国家手中的“指挥棒”,试图让别的国家和民族跟随他的节奏来思维和行事。如今,西方借“普世价值”加大了对中国意识形态渗透的力度,目的就是要否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最终推翻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只有认清其本质才能有效加以防范。

三、“普世价值”的本质是服务于资本主义霸权的理论工具

“普世价值”体现着资本主义的制度内容、表达着西方国家的战略实践、承载着资产阶级的目标追求,本质上是为资本主义服务的理论工具,它被套用在资本主义经济、政治、文化等方面作为遮羞布,充当西方文化霸权的话语工具、政治霸权的战略工具和资本逻辑的利益工具。

(一)“普世价值”是服务于西方文化霸权的话语工具

法国哲学家米歇尔·福柯从权力视角看待话语,提出“话语——权力”理论,认为“话语即权力”。当今,“西方国家进行话语操纵的主要方式,就是制造所谓的普世性话语,把特殊性经验上升为全人类的共同遵循,局部性认知幻化为普世性价值”[12],以求借助话语工具实现对别国的文化控制。西方发达国家凭借强大经济和技术优势,基本垄断了国际文化传播媒体,设定符合西方利益的“普世价值”标准并裁量一切,在文学、艺术、教育、宗教等范围内强调价值理念的统一。因此,“普世价值”本质上就是服务于西方文化霸权的话语工具。

西方借助“普世价值”这一话语工具,使其实行文化霸权有了“合法”依据。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发达国家在世界范围内垄断话语权,充当国际裁判,对别国思想文化造成了严重冲击。其实,每个国家和民族都因自己独特的文化而“各美其美”,拥有不同文明的各个国家和民族“美美与共”,人类世界才丰富多彩。但冷战结束以来,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发达国家推行文化霸权的广度和深度前所未有,形式更加多样、隐蔽。他们迷信“修昔底德陷阱”,容不下不同于西方的价值理念,更容不下比他们进步的事物,每当有不同于西方的价值观或有比他们更进步的价值观出现时,他们就毫不掩饰地诋毁,肆无忌惮地扭曲黑白,甚至不惜动用武力进行打压。对中国来讲,西方向中国推销“普世价值”,目的就是要摧毁中国的主流价值观,推翻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正如习近平所指出的:

【“国内外各种敌对势力,总是企图让我们党改旗易帜、改名换姓,其要害就是企图让我们丢掉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丢掉对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信念。”[13]】

(二)“普世价值”是服务于西方政治霸权的战略工具

西方发达国家固守二元对立思维,崇尚“强权即公理”,把以自我为中心的特殊价值装饰成“普世价值”并让别国遵循,以求建立一种受其主导的国际秩序,这是一种彻头彻尾的政治霸权逻辑,“普世价值”恰巧充当了西方的战略工具。可以说,“‘普世价值’在某种意义上,是西方资本主义政治制度及其体制的代名词”[14]。西方运用“普世价值”这一战略工具,为其实践合理性进行辩护,实质是要“放长线钓大鱼”,以最小的成本投入获得消解他国主流意识形态的最大利益,苏东剧变就是明证。

马克思、恩格斯指出:“任何一个时代的统治思想始终都不过是统治阶级的思想。”[3]420同样,价值理念也不例外,古今中外都遵循这一历史逻辑。但是,在某一范围内占统治地位的思想和价值观,不能脱离实际而在全世界肆意推广。西方发达国家为了实现自己的战略意图,将自身地域性、特殊性价值取向标榜为“真理”,强制性地推广到世界各地,认为人类制度文明将终结于资本主义,一切现代化道路的选择和人类文明的发展都要向资本主义看齐,这将严重危害国际秩序的稳定。当前,纵使西方在全球治理体系中占主导地位,但主权国家依然是国际社会当中的主要活动主体,资本主义的政治制度、价值理念能否适用于他国要看具体实际,

【“‘鞋子合不合脚,自己穿了才知道’。一个国家的发展道路合不合适,只有这个国家的人民才最有发言权”[15]273。】

自鸦片战争以来,中国通过自身实践已经证明,全盘照搬西方资本主义制度注定要失败,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只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才能发展中国。

(三)“普世价值”是服务于资本逻辑的利益工具

资本主导的逻辑以攫取剩余价值为目的,但资本只有在不断运动中才能不断产生剩余价值。自新航路开辟至今,资本主义已经发展为国际垄断资本主义,国际垄断资本为实现自身增殖,不断突破其原有市场范围并开辟更广阔的空间。然而,无论是当今国际客观环境还是各国人民的主观需求,都对资本主义赤裸裸的敛财行径进行着规约,使其难以像殖民扩张时期一样横征暴敛,“普世价值”这一廉价、平缓和隐秘的方式就成为主要方式,因此,“普世价值”不折不扣地充当了资本主义敛财的利益工具。以美国为例,美国通过好莱坞电影宣扬自由、民主、博爱等普世的价值取向,在价值观宣扬的背后则是美国巨额的票房收入。这种“挂羊头卖狗肉”的虚伪行径是资本的本性使然。

“普世价值”是建立在生产资料资本主义私有制基础上的,这不仅造成了西方国家的劳动群众被奴役、被压榨的状态,而且使许多发展中国家沦为了西方发达国家的附庸。从西方内部来看,由于私有制的存在,资本拥有对劳动的实际支配和控制权。在生产领域,雇佣工人不仅生产出相当于自己劳动力价值的价值,而且还创造出归资本家无偿占有的剩余价值,这是一种剥削与被剥削的关系,为了掩盖这种不平等的关系,资产阶级通过宣传“普世价值”,鼓吹资本主义的美好,并实行一些缓和劳资关系的激励制度(如职工参与决策、提高社会福利等),从而迷惑广大无产阶级,使其承认并安于这种被奴役的生存状态。从全世界来看,在经济全球化的进程中,社会分工得以在世界范围内进行,资金、技术、管理等生产要素可以在全球范围内流动和配置,由此带来巨大的分工利益。为了获取巨额利益,西方发达国家凭借优势地位,在制定贸易和竞争规则时往往饰以“普世价值”的美名,使利益更多地向发达国家倾斜,广大发展中国家则获益甚少,从而造成世界经济发展的不平衡。

总之,任何价值观都是特定历史的产物,无法超越历史而存在,任何国家都无权将自身所秉持的价值观“万能化”。我们揭露“普世价值”的本质并非要否定其在历史上的进步性,而是为了揭示历史局限性,明确人类的真正价值指向,以更好促进人类社会向前进。每个国家都有自己走向现代化的方式,“普世价值”只是西方资产阶级的御用工具,并不普世,那种绝对性、排他性、虚伪性的工具性价值终将被历史所抛弃,人类将向着实现每一个人自由全面发展的“自由人联合体”迈进。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这一新的历史条件下,我们决不能让中国的土地成为西方思想的试验田,针对“普世价值”思潮,应做到既不故意贬低、也不刻意抬高,而是要理性认清其本质及其局限性,毫不动摇地坚持和发展马克思主义,牢牢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切实加强意识形态建设,始终坚持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主流地位,努力夺取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胜利。

参考文献:

[1] [美]肯尼思·华尔兹.国际政治理论[M].信强,译.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8.

[2] 侯惠勤.如何正确认识普世价值的政治实质?[EB/OL].求是网,http://www.qstheory.cn/zhuanqu/q-sft/2017-02/03/c_1120404431.htm,2017-02-03.

[3] 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2.

[4] 侯惠勤.“普世价值”的理论误区和制度陷阱[J].求是,2017,(1).

[5] 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60.

[6] 陈先达.马克思主义十五讲[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7.

[7] 陈建明.基督教普世主义及其矛盾[J].世界宗教研究,2004,(2).

[8] 沈思.“普世价值”的源起、演变和思考[J].红旗文稿,2014,(8).

[9] 谢礼圣.西方“普世价值”的理论魅惑和实践陷阱[J].当代世界与社会主义,2017,(4).

[10] 韩庆祥.从资本逻辑走向人的逻辑[N].光明日报,2017-09-18.

[11] [美]亨利·基辛格.论中国[M].胡利平,林华,杨韵琴,等,译.北京:中信出版社,2015.

[12] 金民卿.西方文化霸权的四大“法宝”会不会失灵[EB/OL].人民论坛网,http://www.rmlt.com.cn/2016/1123/448158.shtml,2016-12-28.

[13] 习近平.在全国党校工作会议上的讲话[J].求是,2016,(9).

[14] 王伟光.“普世价值”的反科学性、虚伪性和欺骗性[J].世界社会主义研究,2017,(9).

[15] 习近平谈治国理政[M].北京:外文出版社,2014.

【察网摘自《思想教育研究》2019年第6期】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普世价值

原标题:论“普世价值”的工具性本质